Archive for the '周记' Category

我的几个时事观点

三 29 2010 Published by under 周记

先感谢国家
 
我认为周洋应该先感谢国家。虽然我在看直播的时候听到她说可以改善父母的生活的时候很感动。一来确实是举国体制是她成为世界冠军的绝对条件,而不是她父母;二来,如此被祖国豢养,应该懂得如何面对媒体。对此话反感者,大约因为自己未为被如此豢养,所以心想感谢国家个鸡巴。假如不能稍微活动一下自己的头脑去具体考虑一下问题的话,这种貌似正确的反对意见实际上是流毒一种。


凤姐
 
这里取李蓉的说法,我稍作加工。那些笑嘻嘻关注此事件的人,实则为舒缓在生活中的种种不适而投射、夸张了自己的态度。和芙蓉姐姐流行的社会机理类似,这是一股舆论暴力的洪流,卷走了所有残枝败叶。



马云的讲话片段
 
“我也很郁闷,我感觉中国上网的人的素质总体来说要比不上网高,但是在网上发表观点的人,总体是网上水平最差的那一帮人。假如我们去替这些人制定国家政策、制定未来的话,麻烦就大了。最流行的是那些愤青、愤知,我觉得我们对未来充满信心,对今天的问题不用你讲问题,我们问题是怎么解决问题,怎么创造未来、怎么创新。”

3 responses so far

张发财是谁?兼谈左小祖咒大师兄、韩寒同学和黄健翔大哥

三 21 2010 Published by under 周记

 
左小祖咒万事如意演唱会-观众起立鼓掌

 

前天晚上想把没看完的《预言者》看完,结果10点不到就睡着了(当然其实我是喝了酒)。睡到昨天早上5点多。导致昨天晚上看《福尔摩斯》,结果不到8点就在沙发上呼呼大睡(当然这片子也太烂了)。12点的时候醒过来,意兴阑珊,关电脑的时候顺手看了下微博,结果东看西看到1点多点才去睡觉。这1个多小时,有如下心得体会。

左小祖咒。我有个习惯,想做的事情都会先记录下来,然后安排合适的时间去做。06年我有一条待办事项是写一篇关于左小祖咒的文章,但是一直拖了4年。倒不是我又多忙,而是这个事情显然还属于,1,不做的话会有啥后果;2,没有激荡起我的欲望。今天现在写一点,也不知道算不算完成了这个待办事项。自从2000年我听到《走失的主人》之后,我便认为,左小祖咒大师兄是中国最好的创作型男歌手,而且这个观点持续了10年。2009年我的一个待办事项是“下载左小祖咒新唱片”,这个待办事项早就完成了,而且我经常在开车听这张李蓉觉得不如他前几张的唱片的时候,都大叫,左小祖咒伴我成长,左小祖咒伴我成长。还有必须要指出的一点是,在我的列表中,左小祖咒是华语男歌手第一名,第二名及以后全部空缺。前一阵关注了左小祖咒大师兄的微博,天仙下凡,左小祖咒大师兄从那条被我安排好的“伴我成长”的轨迹中伸胳膊撂腿,逐渐狰狞的挣扎出了这条轨道,面目模糊的有点像见光死。3月19日的个唱,由于左小祖咒在微博上的宣传力度,我也一直关注,甚至有些许期盼。好了,颠三倒四的终于说到昨天晚上我从沙发上醒来了——我查找了一些关于这场演唱会的官方报道和民间报道。官方基本没报道,主要是盗窃民间的报道。民间的报道我主要看了两个流派,百度贴吧和豆瓣小组——这两个领域就好像城北工业区再往北的农田再往北的垃圾场和城南老街区的酒吧一条街。但照片总归是扎扎实实的。有的同学经常说,我怎么不上照呢?我的分析是,照镜子的时候你自己会找到自己最好看的角度,而别人给你拍照片的时候可不管这个。虽然希望左小祖咒大师兄所有的照片都像他最帅的时候没任何道理,但有些照片说明左小祖咒大师兄要想和演唱会的灯光效果搭起调来,光穿D&G是不够的,最好再有相应的化妆和舞台表演的训练。另外再算一笔账目。演出场地可容纳1700人,有记者说是上座有8成,有观看的同学说是人都满了。我觉得前一种可信,原因有,1,观看的同学陷入人海,容易一叶障目;2,从现场观众集体起立的照片来看(见上图),8成都是多说了。姑且是8成。看了下淘宝上的售票网店,根据票价和我对演唱会票价的实际收入水平的分析,大概这场演唱会的门票总收入是,1,700*0.8*300=408,000. 演出没有赞助商,这是所有收入(不包括未来可能发行的DVD)。支出方面我很想给北京展览馆打个电话说我想租个场地要多少钱,但既然我都不着调到这个份上,我还是延续对门票收入的方法,猜测吧。杭州有一家大概容纳1000人的相当等级的场地,每天是8万,参考下,北展馆这个地方租金得20万,包括彩排啥的。所有工作人员的食宿交通,得5万。演出器材租金,5万。还剩10万。也就是说,所有的大牌都不能拿酬劳。也就是说,这种演唱会,是兴之所至,没有可持续发展性。这基本上就是我的列表中唯一一位华语男歌手的大致情况。

韩寒。韩寒同学一个人顶一个纵贯线,从城北工业区到城南酒吧一条街,韩寒同学都能罩着。除了郭敬明的粉丝、想开了的中老年人和基本不上网的人,基本上都难逃韩寒同学的魔爪。所以韩寒同学又划了一条横贯线,还接管了城东的大学城和城西的某些深夜还在亮着昏暗灯光的高尚住宅区的某些居民。人们常说,喜欢一个人是没有理由的,但是喜欢一个偶像是一定有确定理由的。韩寒同学在城市里划出的巨大十字上,挂着一个自助式饮料机器,其中的口味有:帅、赛车、小说、揭示社会阴暗面、聪慧、义气。想要什么口味的饮料,买个杯子,自己兑吧。

黄健翔。其实仔细想想,除了解说足球赛,黄健翔大哥对这个社会还真没啥特别贡献。思维能力和文化素质都很一般。这次搞出的剽窃门,大哥更是大爆粗口,场面之惨烈堪比shoushou.rar和张雅茹.mp4。转推不写RT,黄健翔大哥已经这么干好久了,我早有注意。不光是手机短信转发的,直接通过网页发的也是如此。这次被对版权敏感的网络写手们群殴也是必然。另外,微博把一个人比较基础的语言能力和习惯都暴露的干干净净,黄健翔大哥的微博上经常有莫名其妙的荷尔蒙四溅。昨天看了一篇郭德纲大师傅骂人的博客,我觉得黄健翔大哥已经向这残暴的下三滥打斗风格交上了一份精彩的实战答卷。

张发财。我对张发财早有关注,张的有食-堂我第一次去就看了1个多小时,大概是09年上半年。在昨天12点到1点多这1个多小时中,我第二次去拜访了张发财的站点。我基本上的感觉是,其实看1个多小时就够了。一直坚持做杜蕾斯的免费飞机稿倒并不腻歪,关键是如果立意一直都不变,就有些变态了。至于历史中的小道消息,除了纯种对小道消息有与生俱来的快感的同学,起码对我来说,是很难坚持阅读的。

这四位长老各有千秋。但我的意思并不在这。我的意思是,假如没有网络,对我来说,左小祖咒是一个印在我最喜欢的华人男歌手的唱片上的名字。韩寒和白桦我不知道有啥区别。黄健翔曾经是一位足球解说员,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现在他和宋世雄老师一样都不解说了。张发财是谁?

No responses yet

随波逐流

十一 30 2009 Published by under 周记

2009年11月29日,在湖北武汉华中科技大学考点,考生走进考场。29日,2010年度国家公务员考试笔试在全国各省会城市、直辖市和部分较大的城市同时举行,预计将有100万人参加考试,江苏等部分省份创下报考人数新高。按计划,本次公务员考试计划招考1.5万余人。
 
我想起来我初中的时候,镇上最难考的不是省重点高中,而是铁路技校。甚至只有铁路员工的子女,才有报考铁路技校的资格。显然铁路技校的考试难度极高,是小镇上最好的初中生才可以考取的。也有不知道多少人,为了这个铁路技校,重读N年,胡子一大把了还在初中读书。后来的事情很多人都知道了,铁路工人下岗无数,镇上的车辆段甚至撤销了。转眼到了我读高中,高考的时候,分数最高的,不是清华北大,是北京邮电学院。那时候觉得去邮局挺好。后来的事情大家也知道了,波迪去邮局领个稿费,都像是回到80年代怀旧。现在呢,看看上面的这张图片,百万人赶考公务员,争夺1.5万名额。

此谓随波逐流。

One response so far

熟练者教育不熟练者

九 08 2009 Published by under 周记

上次买车票的时候看到一个实习生,后面坐着个师父,在教她如何卖票,原本常规的一个买卖过程,因为被师父赋予了各种确定的程序和意义,使得这小可怜大脑一片空白,慌里慌张,手忙脚乱,机械的操作着。我离开后,在猜测,为什么这个师父如同大多数师父一般,会在教育的时候不耐烦?大概是因为他们熟视无睹,认为这些“按照步骤和章程”的操作,本该是与生俱来的天性一般。

 

我想起我在电台第一次做节目。之前,有过一些培训,一个前辈说,她当年第一次做节目,把推音量滑杆,关闭磁带等细节都按照时间顺序写在纸上,放在操作台上面,提醒自己。我深以为这个方法十分得当,便也在自己第一次做节目的时候准备了这样一份操作步骤——推音量滑杆,放XXCDX首歌曲,如此这般,连串词都事先写在纸上。我拿着CDs和这张纸头,在导播室侯播。时间到,前一个节目的主持人出来了,她是一个老手,活干好了,看也没看我一眼就走了。直播间里这时候在播放一些不是很得体的广告(电台广告大多不大得体),我紧张兮兮的走进直播间,坐在椅子上,把纸放好,一步步的,把这期节目磕磕巴巴的做完了。当然,后来逐渐熟练,甚至节目也不准备,只拿着CD就去上节目了,下节目的时候也不看导播间里的下个节目的主持人一眼。令我难以忘怀的是,当我第一次节目做完,第二天,我和那位前辈欣喜的陈述自己的做法时,她竟然嘻嘻哈哈的笑了起来,她说你竟然这样准备,完全没必要,云云。似乎那个在培训时说过这种方法的人,并不是她一般。这个片段在我脑际频现了多年。我一直试图解释一些我感到迷惑的问题,这就是其中之一。偶尔,我会问自己,为什么当时不问她,“这个方法不是你上次说的吗?”但是这种想法属于后悔的范畴,每当冒出在脑海中,都被我很快的掐灭了。那么,到底是为什么她会这样做呢?我可以简单的解释,她是个2,是个62,头脑不清楚。但是这种答案又属于抱怨的范畴,没有任何意义,也被我给立即掐灭了。那么,这种思维是如何发生发展的?我现在觉得,可以用“不同角色”来解释。当这位前辈在给我们做培训的时候,她在扮演教育者的角色,为了说明,第一次做节目是需要准备的多么充分,她稍微带一点表演的私心,把她的经验(甚至可能是别人的经验)来传授给我们。而当我在私下和她说我用了这个方法的时候,她回归成了一个熟练者,一个老手,一个前辈,她便无法体会和理解新手的感受了——做节目,本该是与生俱来的天性呢,干嘛搞的这么复杂嘛!

No responses yet

人生就是一场旅行

七 21 2009 Published by under 周记

 

先看大屏幕。香烟广告告诉我们,舒服一会是一会,别的你也管不了;包包广告告诉我们……我在猜想LV是不是某旅行包公司的缩写啊,取lv的拼音发音……
 

人生可以比拟成一次旅行。如果人生真的是一次旅行的话,那么,最重要的就是不要下车。而我之理解下车,便是顺从了已然拒绝了未然。 

 

No responses yet

牙膏原理

五 20 2009 Published by under 周记

牙膏原理是指,牙膏最先挤出的1截,和最后挤出的1截,是没有任何区别的。

实例:
- 老板,你那么有钱,还差这点钱啊?
- 根据周磕的牙膏原理,这点钱,和之前的钱没有任何区别,我当然要争取。

2 responses so far

我的购物学

三 13 2009 Published by under 周记

购物是非常复杂的行为。也是作为个体的人和社会发生关联的重要渠道。


我们关注价格,而不关注利润

我们去买桔子,这样问价格:
“老板,桔子多少钱一斤?”

我们不会这样问价格:
“老板,桔子你一斤赚多少钱?”

也就是说,买东西的时候我们关注的是购物的价格,而不是商家的利润。但是我们经常会犯贱的考虑商家的利润,并为此而烦恼,这实在很折磨,是生活不快乐的因素之一。


我们如何评估商品的价格

如果不判断商家的利润,我们怎么评估商品的价格呢?一般的,我们做横向比较,相对较便宜的就是好的。这是一种优秀而且直接的比价方法,但是要注意考虑全盘,比如相关服务、未来隐性支出等。但是这种方法是在自己的需求已经确定的前提下。

 
我们如何选购商品

我们的购物需求是如何确定的?首先当然是无法抗拒的购物欲望——这里就不讨论购物欲望的评估了。有了购物欲望之后,商品如何选购呢?有一种方法是根据预算。这是商家最喜欢的角度,也是买家由于信息不对称而被迫选用的方法。作为买家的解决方法是要把预算设定在一个较宽的范围内,并且乐于去购买这个范围内较低价格的商品——但是很多人不会这样做——这也是人类难以做到的奇怪事情中的一种。


其实,在理想情况下,我们可以以这样的方法来选购商品:

商品价格=品牌价值+商品价值。

假设我们可以将价格的两部分组成清晰的分解开来。

首先解释一下品牌价值。品牌价值就是画在方便面包装袋上的鸡腿,你虽然没买到这个鸡腿的任何一个分子,但是你也要为这个画着的鸡腿付出一份儿钱来。如果品牌价值对我们没有作用——比如我妈妈买衣服不在乎牌子,而是在乎材料——那么品牌价值越低越好,也就是牌子越烂越好。这里的悖论是如果品牌价值对你没有作用,那你一定是不知道这个品牌;换句话说,你知道了品牌,这个品牌对你来说就有了价值。超强的购物神经就是要做到无视一些你的已知。另一种可能,如果品牌价值对你来说有作用,那么就要评估这个作用是否值这个价格——这个地方倒比较容易,只要感觉一下这个商品为你带来的牛逼哄哄的程度和你愿意为此付出的钱就行了——这个判断过程我们一般用最大值否定法,类似于“这个牌子的东西如果比那个地摊上的东西超过xxx元我就不买了。”

现在说商品价值。商品的价值一定要从自己出发。先把品牌价值踢到爪哇国去,把所有关于这个商品可以给你带来的方便面包装袋上的鸡腿给深埋,彻底忘记;然后,你判断,这样一个商品,能为你带来什么?带来的这些东西值多少钱?这个过程中切记要公道,因为你很容易把价值判断的越来越低,注意,判断价格的时候需要用这种方法,但现在是在判断价值。判断价值的过程我们一般用最小值肯定法,类似于“能为我带来的这些东西要是低于xxx元我就买。”

在我们将品牌价值和商品价值都判断出来之后,相加,得出的就是商品价格。

 
 
 
 
我创建的这个购物理论的主要作用是,在购物过程中,你会发现你几乎用不上它。

 
为消费者权益日而作。

No responses yet

朴芬庆,要做一个有知识,有文化的青年

八 11 2008 Published by under 周记

上回我们说道,白手套因为自己不知道“小精灵”是什么意思,而痛感没知识、没文化的坏处。虽然当时我说出“生活是最好的老师”,其实心中也暗暗觉得有知识、有文化的好处——我只不过因为是个“文化人”,所以才在白手套感到失落的时候去安慰他。
 
有知识、有文化到底有什么好处呢?接下来我就要展示有知识、有文化的巨大的好处。
 
我们都知道有个歌星,叫朴树的。最开始群众叫他PuShu的时候,我心生鄙夷,说这个字作为姓氏,应该是念“Piao”,虽然和一个不好的意思是同一个发音,但是也不能因为不好意思,就不面对现实不是?但是群众似乎不愿意去追究这个,还是PuShu,PuShu的这么叫开了——尽管他也看不出来有啥朴素的气质……后来我安慰自己说,朴树是一个艺名,不是正经汉字的姓氏,所以念成“PuShu”也是可以解释的——有点像繁体字商标注册通不过,就说这个繁体字不是字,是一个艺术图案,就可以通过了……
这件事情,说明我有知识,知道“朴”作为姓氏的时候是读“Piao”的。
 
接下来的一件事情是,有报道称,韩国教授称,孙中山是韩国人,云云。大家义愤填膺的想干死他,同时也干死他全家,包括宠物。云云。我一向觉得这是学术之争,我们去干死人家的教授不大合适,当然有的同学就是想干死某人,不是干死这个韩国教授,就是干死别人……既然是学术之争,那应该交给学者去搞一搞,然后给我们一个说法就行了。没道理说李白出生于俄罗斯的碎叶,我们只理解成俄罗斯的碎叶以前属于我们,而不是李白是俄罗斯人……你看,这些就都是文化方面的见识了,有了这个见识,让我宽心不少,从来不想去干死谁……
 
当然,最强大的是把知识和文化给结合起来。刚才一直没透露,这位韩国教授叫“朴芬庆”,如果你没有充足的知识,让你知道朴树同学的名字是个艺名,所以才被读成是“PuShu”的,那么你很可能把这位教授的名字读成是“PuFenQing”,你就不容易发现玄机了。但是你如果有了知识,把“朴芬庆”读成“PiaoFenQing“,并且对韩国教授的言论不是着急上去干死他,而是有一些怀疑态度的话,那你就很容易的得出自己的结论了。

2 responses so far

我家大门常打开

八 06 2008 Published by under 周记

小时候家里来客人,东北话叫“戚”(音为Qie,第三声),一般都是在家吃饭,我妈弄个一大桌菜,大家济济一堂的挤在一起,有时候还要跟邻居借凳子。

之前家里要收拾干净,小孩子也要被教育说不能乱跑,要有礼貌之类。我甚至记得很小的时候来客人吃饭,女人和小孩都是不上桌的。后来稍微大了一点就不这样了,女人上桌,小孩就旁边吃点。如果是现在的话,小孩就会是桌子上的主题了——吃饭也大多是在饭店。我印象中第一次家里请客吃饭在饭店,是我高中的时候了,是请帮家里装修的两个人,我妈还给我带回了打包的“手抓羊肉”。但是只要是来客人了,或者吃个正餐什么的,都和平时要求不大一样,穿着啊,举止之类的。

所以我也很少参加正餐,似乎除了每年的公司聚餐,都没什么吃正餐的机会。虽然不喜欢正规场合,自己也没啥正规的衣服,但是公司聚餐的时候还是尽量穿的干净利索一些。

所以,虽然为了北京奥运会,我每周要多花10块钱,30分钟去买火车票,我买的心跳表的电池也被拆下来了,只好自己再去买,诸如此类的麻烦事情都不能让我允许自己去抱怨,谁让咱家来戚了呢。

只是希望风头过后,经验可以变成规则,更安全,更快捷。

No responses yet

温故而知新,可以为师矣

七 22 2008 Published by under 周记

按照一般通用的解释,这句话的意思是:能从温习旧知中开悟出新知乃可作为人师了。

我则更愿意将“温故”和“知新”分开来靠。简单来讲,“温故”是对以后的知识的温习;“知新”是对新的只是的探究。其中“而”为并列关系的虚词。

我们的知识体系都非常狭隘。最重要的原因是,知识体系一旦形成,人们更愿意用已有的体系来解释这个世界。也经常说成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角度等。所以,当一个人可以“温故”的时候,“知新”便变得困难起来。

考虑到孔子对“师”的标准很高——在儒家的体系中,这几乎是最高的标准。所以,我认为,“温故而知新”作为“为师”的条件,应该是强调在个人体系业已形成的情况下,还可以感知,甚至获取新知的能力。

当然,有自己强大的知识体系未必是坏事。因为虽然狭隘,但是这种方式为个体提供了相对坚定的信念,甚至可以起到信仰的作用——自己对自己的体系的信仰,是我们生活的重要支柱。

No responses yet

遇善则从

七 17 2008 Published by under 周记

钱穆在《中国思想通俗讲话》中说道: 
诗又言:从容中道,人能见善则从,见恶则容,斯一从一容,则无不中道矣。人之能从容,即象其平安。今人则不肯从而必违,不肯容而必拒,一违一拒,又何平安之可言。

阅读钱老的作品的时候,经常会突然感到五雷轰顶醍醐灌顶,那种一瞬间被击中的感觉让我感到迷恋。在上述的引文中,击中我的是“见善则从,见恶则容”。

轰炸后,我个体逐渐将其记忆为“遇善则从,遇恶则容”。到目前为止,“遇恶则容”对我来说还是有些难度的状态,但是对于“遇善则从”,则几乎成了我的日常行为准则。今天就来稍微论述一下“遇善则从”。

首先说明为什么我会将钱老的“见善则从”改为“遇善则从”。有词为“遇见”,含混的来讲,这似乎是并列关系的同义词,实则不然。“遇”可为,“机遇”、“偶遇”,强调其宿命感,是未可预知的、随机的、巧合的。“见”则是主要说明通过某种方式得到的事实。比如“看见”,可以举例如下:
-你看了吗?
-我看了。
-你看见了吗?
-我没看见。

所以相比于“遇善则从”所强调的宿命感,“见善则从”则更强调确定性。同时,“遇善则从”也可以将“从善”的机会更加扩大。考虑到自己被动的人生,和极繁(烦)主义的性格,我更愿意用“遇善则从”的说法。可以说,“遇善则从”这个词来自钱老,但是被我略作改动。

 这基本上就是我对“遇善则从”中“遇”字的理解。下面说说“善”字。

对于“善”本身的含义,我相信有太多的讨论和断言,因为“善”实在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一大基石。我相信在宏观上,中华民族有其共有的“善”,而在微观、个体方面,每个人都或许会有自己一点不同的理解。同时这也和每个时机、际遇有关。所以对于“善”的具体含义,我不想就此解释,或许什么时候会专门来根据自己的体会来说一说。

这里我想强调的是,判定善。这里面包含了两个步骤,第一步,什么是我的善?第二步,这是我的善吗?带着这样的要求,才能有机会最大限度的去吸收可从之善。当然,对于某些人来说,善的边际很小,有的人的善的边际则很大。如果能够从高处着手,则可从之善则会变得更多起来。

“则”在本词中的作用并不像一般的虚词那么“虚”。按照我的理解,这个“则”字虽然有“那么”的意思,但更强调“立即”、“马上”。这里暗含了个人的反应速度在里面,这个“反应速度”包含了两个层面的意思:第一,由于这是“善”,那么你没什么好说的,要“马上”反应;第二,每个个体的反应速度不一,如果你不能做到“马上”反应,则可能会遗失掉一次从善的机会。 

“从”的意思是“服从”“跟从”,强调“无条件”。由于这是善,是你判定的自己的善,那么你机缘巧合的碰到了,要马上反应,无条件的服从。 


或许会有疑虑是,善是否也在转变中?答案是肯定的。另外的疑虑是,是否从善后,就从一而终了?答案是否定的。必须指出的是,“遇善则从”只是定义了事务处理的方法,而非思考方法。按照
GTD( Get Things Done)的理论,“遇善则从”只是一种将待办事项放入工作篮中的行为,至于你如何处理善,如何扩展、融化、交叉、烹饪你的人生准则,就是另外一个话题了。

 

No responses yet

虎!虎!虎!虎?

七 02 2008 Published by under 周记

在我的东北老家,“虎”的含义颇为有趣。贵为百兽之王的虎,可以用来形容人很勇猛、大无畏,比如说,二驴子踢球挺虎。意思是说,二驴子的球风比较彪悍,勇猛,不惧对手。

就像勇猛有时候会过头一样,“虎”也可以被用作形容某人做事粗糙,不计后果。比如说,二驴子这脚球,踢的虎了吧唧的。意思是说,二驴子这个球处理的比较鲁莽,考虑的不周到。

虽然做事粗糙也可能是虎的一种性格,但是在人类的语言上,这种性格很快可以抽象的跟虎这种具体的动物没有关系,这也就是“虎”的第三个意思:傻。当然这一般是指由粗鲁导致的傻。比如说,二驴子啊,我看你有点虎啊。这就是在针对二驴子的性格特征了,而不是某件事情。

由于其复杂的含义,所以可能出现这样的情况:
- 二驴子,你真虎!
- 你啥意思啊?

我不知道这个和华南虎事件是不是有啥关系。

No responses yet

三五年后观之:塑料袋的故事

六 10 2008 Published by under 周记

大概1999年,我在学校外面、植物园旁边、著名的青芝坞和小侯、阿古一起租房子住。有一天晚上,房东老板娘跑到我们房间来,因为有人投诉说我们这里太吵了——当时大概是凌晨1点,我记得。吵的原因是我和阿古进行了一场持续34个小时的争论,争论了那么久,说明只是为了争论而争论了。而起因是,一次性筷子的问题。当时国家在提倡不使用一次性筷子。为了争论,我当时一定有很多观点,声东击西的,但是有两条核心观点我记得很清楚:1,国家提倡有个屁用啊?——这是从我当时的愤青世界观来的;2,要想禁用,必须通过提高筷子的价格来实现。——这是从我到目前还一贯的价值观来的。

将近10年过去了。我想房东老板娘肯定忘了这件事情——据说她前几年中了风——但是她在楼下开的小饭馆,肯定还是在用一次性筷子——这家小饭馆,和千千万万个小饭馆一样,还在继续使用一次性筷子。对于群众来说,不用一次性筷子的主因,变成了卫生问题,而不是环保问题。实际上,一次性筷子由于其低廉的价格(同样低廉的是质量)和使用的方便,成为所有小饭馆的唯一选择。

这让我同样担心目前的限塑令。和当年的愤青世界观不同,我现在变成乐观的改良派了,所以我很挺国家提倡这件事情。也挺国家限制超市。但是千千万万的菜市场小贩、早点摊、水果摊其实丝毫不为所动。可以预见,国家并不能有任何的办法处置他们,除非麻烦有300多项检查任务的城管再增加一项伟大而微观的任务——尽管毫无可操作性,但这似乎是唯一可行的办法了——这情况相当囧,如您所见。

如果从我一贯未变的价值观出发呢?利用经济杠杆撬Y挺的。似乎也比较困难,尤其在2008年这个要在经济、民生、政治上被玩的吐血的状态下。价格不能提高,就只能提高觉悟了。这又将回到10年前的一次性筷子的伟大命题中。

我们在10年前被告知,一次性筷子不环保,但是现在也被告知不能浪费水;还有用纸袋比塑料袋环保的说法——不知道纸为啥就环保了。我个人认为,这些问题归结起来有两点: ng="EN-US" style="mso-bidi-font-size: 10.5pt">1,地球资源不多了,大家节约着用;2,如果能够垃圾分类,或者退而求其次,垃圾处理的方法更加高科技,那塑料袋的问题其实也不大了。在资源枯竭+垃圾处理方式低端的繁荣状态下,似乎——最后——剩下的唯一疑似/莫须有有效的方法是——提倡。

提倡又是个相当囧的事情。我以前去超市买东西,尤其是在大中型超市,我每次说“不要袋子”的时候,都要重复一次——因为如同《摩登时代》中卓别林一样的收款员无法一次性听懂我的命令——然后她依然会执着的按照她心中的流程把我买的东西装到塑料袋中,只有极少数的情况——这些情况属于天才级别的聪明收款员——她会把塑料袋扔到一边,以备给下一个消费者使用。如果下一位消费者对塑料袋的挑剔程度像我对牙膏的挑剔程度一样,就会要求这位天才收款员拿一个崭新的、没有褶皱的、免费的塑料袋来装那些同样有大量塑料包装的商品,然后这位消费者就如同人类的样本一样,满载而归。

No responses yet

莎郎斯通和本拉登

六 02 2008 Published by under 周记

其实我特别不愿意在博客上写任何时事新闻,尤其是娱乐方面的。因为时事新闻,尤其是娱乐新闻,对于时间的记忆性非常差。简单的来说,就是娱乐新闻大家很容易忘记,回头也想不起来什么时候发生的,甚至是否发生过都不记得了。

但是今天要提一下莎郎斯通。先有一个小故事。大约4年前,我有一个同事,是个上海小烂仔,不会讲英文,但是硬是兴高采烈、比比划划的和我的一个美国同事说,本拉登是他的偶像。结果可想而知,美国同事气愤异常,我也觉得这个上海小烂仔真是烂到家了。我后来和这个小烂仔说,如果有一个印度人跟你说山本五十六是他的偶像,你会怎么想?但是我们当时普遍的一种状态就是幸灾乐祸。这个幸灾乐祸的根源是不能由人及己,换位思考。

所谓同情,是指双方有共通的情感。但是这种情感的产生经常因为关系的变化而变化。比如你比较熟悉的人你就容易同情,推广到大的事情上,比如这次地震,就是唤起了我们的民族同情心。我倒是不觉得一定要让民众走到博爱,全球化,或者人类的角度去看这些。我觉得到民族的高度就挺好了。但是换位思考的要求是比较低的。所谓将心比心。

这次莎郎斯通的言论是个好事情,因为至少能在一定程度上,帮助大家在下次幸灾乐祸,说“报应”的时候回想起来一点痛处。而我们都是没有痛就以为自己无所不能的狂妄的人类的一份子。

No responses yet

王老吉,谢谢你让我没有枉作中国人

五 28 2008 Published by under 周记

最近在流传这样一首诗

—————————————
一杯可乐两元钱,肯德基里卖六元。
一个土豆切成条,做成薯条又七元。
两片面包一块肉,夹成汉堡卖几元?
外商赚钱不算少,地震捐款捐多少?
不捐难赚中国钱,磨磨蹭蹭捐一点。
哪有民族企业好?患难之下见分晓。
不见经传王老吉,一捐就捐一个亿。
兄弟姐妹醒一醒,一脉相连血肉情。
食品饮料日用品,国产不比洋货差。
从此改喝王老吉,不媚洋货买国货。
中华儿女一家人,民族振兴靠国人。
各位朋友转一转,莫枉做个中国人
—————————————

按照李白强悍的预言能力,风靡QQ群和留言板的超火人气,这首诗应该是他写的——这是老马的意见。但是根据本诗的写实主义风格,我想安排给杜甫……但是考虑到杜甫会找我算账,并且他是个很认真的人,我还是让尘归尘,土归土,把这首诗还给王老吉的营销部门。

这首遮遮掩掩、欲说还休、不得不说、声东击西的诗是按照以下流程最终把衣服脱光的:可乐、肯德基暴利–>外国企业暴利但是捐款少–>王老吉捐款多–>王老吉好–>大家改喝王老吉–>你如果不传播这首诗,就不是中国人。

作为一种营销手段,打击对手是很常见的。但是如果考虑到它在玩弄你的民族感情,你就会觉得这简直是最下三滥的事情。

我不知道低俗是民族企业的招数还是民族企业的宿命。我记得我10几岁的时候,看到了娃哈哈的电视广告,画面上是一家三口在家里翩翩起舞,在唱“中国出了个娃哈哈”。男主人无法容忍的腮红让我最初奠定了对娃哈哈的印象。我经常在想,这些表象上的审美,和内心的操守有怎么样的关联呢。我越来越发现,这关联紧密、甚至一致的几率很大(我不知道阿董有没有机会想明白我的龟仙人造型和严密逻辑之间的关联)。我对娃哈哈的印象从20年前在东北的小镇上一直到现在身处繁华都市别无二致,愈演愈烈,轰轰烈烈的直到娃哈哈和达能的争端达到高潮,甚至宗庆后的个税案还为之画上了一个漂亮的小尾巴。

民族企业也是企业,和世界上任何一家企业一样,也是以盈利为目的,王老吉在饭店里的售价,比它的竞争对手可乐要贵。王老吉的捐款其实比它在央视的广告投入还划算,但是偏偏不自信,怕钱打了水漂——东北话叫拿钱砸鸭子脑袋,暗含只能听个响的意思——搞了这个下三滥——但是可悲的有效——的营销行径,王老吉成功的通过这次事件,把它在我心中的形象提升到了逼近娃哈哈的高度。

当然我也怀疑这里面有我个人的问题。比如我觉得王老吉太甜了,一喝就想上火;娃哈哈纯净水让我想到游泳池,那是因为消毒的氯气。我不知道是因为我对这些产品的印象差,所以会觉得这些企业差,还是因为这些企业的低劣的审美观和价值观,使得他们生产不出来好的产品来。

但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无论是你、我,还是娃哈哈、王老吉,我们都可以去表现、表达和表演——不是三个代表——这个民族,而这所有的一切,又都是放在这个民族的大缸中的。我无比荣幸的想,我也转了这首诗,我可以骄傲的宣布,我没枉作一名中国人

5 responses so far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