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札记' Category

成功作家速成班

八 18 2012 Published by under 札记

我还记得十年前,2002年,我坐在竹席上一边喝冰镇啤酒一边看《人民到底需不需要桑拿》的时候,台灯并不是很亮,但整个房间充满了祥和的气氛。作为一位理工科出身的文艺青年,朱文的理性仅仅是用来丰富他的叙事词汇的,这点让人感觉舒服多了。我是说比王小波要舒服多了。前几天在书架前找书,不小心看到了《看女人》,就又看了一遍。翻了下博客,发现07年出版的时候我就及时的看过了。这本利用了《人民到底需不需要桑拿》中的中篇重组出来的中篇小说集,应该是07年应景,和韩东一起出的套书。

流畅的阅读快感,干脆利落的人物,和从凡尘中揭示出来的诗意。虽然说朱文的理性隐藏得很深,但我发现我慢慢的还是发现了这其中的逻辑。如果我要开办一个成功作家速成班,我会基本按照这个方法论来指导学员:作家干的活,就是,1,观察和理解这个世界;2,总结和比喻这个世界;3,用动听得体的语言把2给写出来。然后因材施教,对于眼神不好的就恶补观察力,抽象能力匮乏的就每天练习中心思想,说话不利索的就唱着说……总之,当你把这个世界给拆解成没有关系的几个部分,妄图逐一突破的时候,你就会慢慢的发现自己慢慢的离真相越来越远

No responses yet

桔子

九 15 2010 Published by under 札记

 今晨出恭所读,几近涕泪。

 桔子 

作者:芥川龙之介

 
        冬天的一个夜晚,天色阴沉,我坐在横须贺发车的上行二等客车的角落里,呆呆地等待开车的笛声。车里的电灯早已亮了,难得的是,车厢里除我以外没有别的乘客。朝窗外一看,今天和往常不同,昏暗的站台上,不见一个送行的人,只有关在笼子里的一只小狗,不时地嗷嗷哀叫几声。这片景色同我当时的心境怪吻合一的。我脑子里有说不出的疲劳和倦怠,就像这沉沉欲雪的天空那么阴郁。我一动不动地双手揣在大衣兜里,根本打不起精神把晚报掏出来看看。 

        不久,发车的笛声响了。我略觉舒展,将头靠在后面的窗框上,漫不经心地期待着眼前的车站慢慢地往后退去。但是车子还未移动,却听见检票口那边传来一阵低齿木屐的吧嗒吧嗒声;霎时,随着列车员的谩骂,我坐的二等车厢的门咯嗒一声拉开了,一个十三四岁的姑娘慌里慌张地走了进来。同时,火车使劲颠簸了一下,并缓缓地开动了。站台的廊柱一根根地从眼前掠过,送水车仿佛被遗忘在那里似的,戴红帽子的搬运夫正向车厢里给他小费的什么人致谢——这一切都在往车窗上刮来的煤烟之中依依不舍地向后倒去。我好容易松了口气,点上烟卷,这才无精打采地抬起眼皮,瞥了一下坐在对面的姑娘的脸。 
①原文作日和下驮,晴天穿的木屐。 

        那是个地道的乡下姑娘。没有油性的头发挽成银杏髻,红得刺目的双颊上横着一道道皲裂的痕迹。一条肮脏的淡绿色毛线围巾一直耷拉到放着一个大包袱的膝头上,捧着包袱的满是冻疮的手里,小心翼翼地紧紧攥着一张红色的三等车票。我不喜欢姑娘那张俗气的脸相,那身邋遢的服装也使我不快。更让我生气的是,她竟蠢到连二等车和三等车都分不清楚。因此,点上烟卷之后,也是有意要忘掉姑娘这个人,我就把大衣兜里的晚报随便摊在膝盖上。这时,从窗外射到晚报上的光线突然由电灯光代替了,印刷质量不高的几栏铅字格外明显地映入眼帘。不用说,火车现在已经驶进横须贺线上很多隧道中的第一个隧道。 
①银杏髻原为日本江户时代少女发式的名称,江户末期以来,在成年妇女当中也开始流行。 
        

        在灯光映照下,我溜了一眼晚报,上面刊登的净是人世间一些平凡的事情,媾和问题啦,新婚夫妇啦,读职事件啦,讣闻等等,都解不了闷儿——进入隧道的那一瞬间,我产生了一种错觉,仿佛火车在倒着开似的,同时,近乎机械地浏览着这一条条索然无味的消息。然而,这期间,我不得不始终意识到那姑娘正端坐在我面前,脸上的神气俨然是这卑俗的现实的人格化。正在隧道里穿行着的火车,以及这个乡下姑娘,还有这份满是平凡消息的晚报——这不是象征又是什么呢?不是这不可思议的、庸碌而无聊的人生的象征,又是什么呢?我对一切都感到心灰意懒,就将还没读完的晚报撇在一边,又把头靠在窗框上,像死人一般阖上眼睛,打。起吨儿来。 

        过了几分钟,我觉得受到了骚扰,不由得四下里打量了一下。姑娘不知什么时候竟从对面的座位挪到我身边来了,并且一个劲儿地想打开车窗。但笨重的玻璃窗好像不大好打开。她那皲裂的腮帮子就更红了,一阵阵吸鼻涕的声音,随着微微的喘息声,不停地传进我的耳际。这当然足以引起我几分同情。暮色苍茫之中,只有两旁山脊上的枯草清晰可辨,此刻直逼到窗前,可见火车就要开到隧道口了。我不明白这姑娘为什么特地要把关着的车窗打开。不,我只能认为,她这不过是一时的心血来潮。因此,我依然怀着悻悻的情绪,但愿她永远也打不开,冷眼望着姑娘用那双生着冻疮的手拼命要打开玻璃窗的情景。不久,火车发出凄厉的声响冲进隧道;与此同时,姑娘想要打开的那扇窗终于咯噎一声落了下来。一股浓黑的空气,好像把煤烟融化了似的,忽然间变成令人窒息的烟屑,从方形的窗洞滚滚地涌进车厢。我简直来不及用手绢蒙住脸,本来就在闹嗓子,这时喷了一脸的烟,咳嗽得连气儿都喘不上来了。姑娘却对我毫不介意,把头伸到窗外,目不转睛地盯着火车前进的方向,一任划破黑暗刮来的风吹拂她那挽着银杏譬的鬓发。她的形影浮现在煤烟和灯光当中。这时窗外眼看着亮起来了,泥土、枯草和水的气味凉飕飕地扑了进来,我这才好容易止了咳,要不是这样,我准会没头没脑地把这姑娘骂上一通,让她把窗户照旧关好的。 

        但是,这当儿火车已经安然钻出隧道,正在经过夹在满是枯草的山岭当中那疲敝的镇郊的道岔。道岔附近,寒伧的茅草屋顶和瓦房顶鳞次栉比。大概是扳道夫在打信号吧,一面颜色暗淡的白旗孤零零地在薄暮中懒洋洋地摇曳着。火车刚刚驶出隧道,这当儿,我看见了在那寂寥的道岔的栅栏后边,三个红脸蛋的男孩子并肩站在一起。他们个个都很矮,仿佛是给阴沉的天空压的。穿的衣服,颜色跟镇郊那片景物一样凄惨。他们抬头望着火车经过,一齐举起手,扯起小小的喉咙拼命尖声喊着,听不懂喊的是什么意思。这一瞬间,从窗口探出半截身子的那个姑娘伸开生着冻疮的手,使劲地左右摆动,给温煦的阳光映照成令人喜爱的金色的五六个桔子,忽然从窗口朝送火车的孩子们头上落下去。我不由得屏住气,登时恍然大悟。姑娘大概是前去当女佣,把揣在怀里的几个桔子从窗口扔出去,以犒劳特地到道岔来给她送行的弟弟们。 
 

        苍茫的暮色笼罩着镇郊的道岔,像小鸟般叫着的三个孩子,以及朝他们头上丢下来的桔子那鲜艳的颜色——这一切一切,转瞬间就从车窗外掠过去了。但是这情景却深深地铭刻在我心中,使我几乎透不过气来。我意识到自己由衷地产生了一股莫名其妙的喜悦心情。我昂然仰起头,像看另一个人似地定睛望着那个姑娘。不知什么时候,姑娘已回到我对面的座位上,淡绿色的毛线围巾仍旧裹着她那满是皲裂的双颊,捧着大包袱的手里紧紧攥着那张三等车票。 

         直到这时我才聊以忘却那无法形容的疲劳和倦怠,以及那不可思议的、庸碌而无聊的人生。 

(一九一九年四月) 
文洁若 译 

One response so far

自由就是孤独

八 21 2010 Published by under 札记

早上从西湖回来,我想,所谓自由,其实就是孤独。

No responses yet

真正算作有趣的盈利途径

八 12 2010 Published by under 札记

金融 消费渠道 品牌 创新能力

One response so far

脑海

八 08 2010 Published by under 札记

 

 

2月份开始构思的油画,5月之前完成的,在车库里散发味道散了3个月,最近挂在玄关了。名为“脑海”。

One response so far

四有新人:判断人的核心标准

八 07 2010 Published by under 札记

有钱:有钱其实是一种心理概念,这里说的,是指自己觉得自己比较有钱。但不是知足常乐。而是自己在慎重衡量的时候,确实感觉到在对金钱的控制上,没什么问题。

有趣:不是指擅长讲笑话,而是指不管行为有多理性,骨子里一定要是感性的。骨子里感性的人,才会有趣。当然也可以是骨子里感性,行为也感性,但是这种会相对来说麻烦一点,不大好与人相处。

有情:有情绪。不是死水。

有爱 :有爱心。会主动选择被打动的机会,共情能力强。

 

这个事情其实最初在3、4年前开始考虑了,那时候想的是“有钱、有趣”,但是没有完善的含义说明。今早起的早(三点五十就起来了,去西湖游泳),下午3点多睡觉,一直睡到晚上8点多。醒来的时候感觉时间错乱,胡思乱想了一阵,把这几个问题想清楚了。

3 responses so far

8周年

七 26 2010 Published by under 札记

 

 

昨天是结婚8周年纪念日,我和李蓉竟然都没想起来。但是奇异的是,因为久住乡下,基本不出门,但昨天竟然去饭馆吃了中饭,晚饭后出去散步,还说到了人生的意义这样严肃的话题。经过多年的折腾,对这个人生意义这个问题,我们终于有了个比较满意的答案,那就是,为了体验。

No responses yet

2010世界杯决赛

七 20 2010 Published by under 札记

 


现在说世界杯决赛不知道是不是有些晚了。但是我想对以后的记忆来说,这点误差不是个事。就像《12只猴子》中的时间回溯交叉一般,不管你在现在赶的多么快,多么及时,对于未来返回的人来说,都是一样的。


虽然输了钱,但是比赛的结果还是让那个凌晨颇有价值。除了蚊子叮咬以外。这场难看的角色如果不是被笼罩了巨大的光环和巨大的阴影,我是不会坚持看完的。只有到最后西班牙获胜的时候,正面的影响才真正产生:华丽足球将是未来的主流,虽然这主流只是会影响那些二流的球队,一流球队还是本色。这是个利好消息。不过我现在已经是杯迷了,只有4年一次的世界杯才会看看,那么这个影响又与我何干呢?似乎只是满足对过去所讨厌的功利足球硬汉足球的复仇快感罢了。荷兰呢?这支史上最丑荷兰队(我本以为上届世界杯的荷兰队是史上最丑),在资讯欠缺的情况下成为我愿意支持的对象,在最后时刻,在几次巧妙的命运周折之后,成了未能坚持自我而失败的笑料。或许这些顶级的争斗真的会完美体现这些精神,但我知道,在顶级之下,事情都是不确定的,结论只是油嘴滑舌的一声嘟噜罢了。

后来知道,小白的衣服内写的是对他的一个已故队友的话,当时在开车,听的是锵锵三人行。一下眼泪就流下来了。

No responses yet

模拟赛

五 29 2010 Published by under 札记

为了准备下周日千岛湖的比赛,今天早上进行了模拟比赛。小区有个小湖,这两天下雨,湖水有些浑浊。我稀里糊涂的跳进去游了30多分钟,因为距离 也没法估计,就只好按照平时1500米的强度和耗时来模拟了。李蓉和悟空在岸边的一个水榭帮我看着自行车和装备。这个小湖还有个湖心岛,弄了个小码头。我 试图靠近的时候划臂打在了木桩上,赶紧游离小岛。刚下水的时候有点冷,一瞬间像是09年冬泳的情形,自由泳的换气不畅了,马上换了蛙泳,毕竟西湖六月中 ──水温还是比较高的,很快就恢复了。游的过程感觉不错,侧面换气的时候看到水面迅速的向后退去。但是公开水域的方向辨识还是个问题,何况自己又近视,在 水中间的时候看着周围一圈都是绿色,方向很容易迷失,后来只好靠湖边一个“禁止嬉水”的白色牌子来定位。上来的时候手脚发重,正如同一般的从泳池起来时候 重力感受变化似地,险些爬不上这个防腐木的水榭。换项的过程重力变化的感受一直维持,在比赛的时候头盔等物品应该更贴心的摆好在极其容易拿到的位置。

换 上自行车后,在小区中出去的过程中,我发现在小区内骑也还是能获得比较高的配速的,就放弃了02省道去临安的计划,改在小区内骑──这样也比较安全,基本 上算是半封闭的赛道,只是1个急转弯的地方要特别注意下。骑车的过程我停下来3次调整车座高度,上周末骑临安的时候也这样做过,终于调到了一个比较合适的 车座高度,腿部发力更加充分。大概到30公里后,腿部还是有些崩溃的,就特别注意了下腿部肌肉的调整,上提的时候刻意放松肌肉。心律倒是一直比较低,大概 也就150左右。游泳的时候在水中听到心跳表的提示,好像有一段时间都进3区了,比较意外。骑车过程中吃了两个clif能量gel,一个双倍拿铁口味,一 个覆盆子口味,这玩意要¥13.58一个,还是有些奢靡的。

换跑步是在家里车库门口进行的,比较顺利。然后是5圈,每圈2km。第一圈居然只耗时10分多 一点,比平时单跑10km还快,过程中吃了一个巧克力口味的gel。整个身体感受也很不错,比较稳健,心律维持在3区。第二圈去小便一次,本想试验下直接 放水的,后来想算了……没这么严重……从会馆小便出来后吃了最后一个gel,味道忘记了,这东西还真不错,很迅速的提升了血糖,感受非常明显。第三圈有些 偷懒,心律也降低到了2区,耗时近12分钟。最后两圈提升斗志,圈速都控制在了11分钟内。心律一度到达4区。最后一圈膝盖和腰部都有些轻微的疼痛感,就 降低了配速。全部过程稀里糊涂的耗时3小时13分,我想千岛湖比赛如果赛道比较平的话,进3小时还是有希望的。


这其实是第一次尝试完整的 奥运距离三项,我在跑步的时候惊诧于为什么在经过了40分钟游泳和40km自行车后,还能保持较高的配速,后来边跑边总结,我想这和平时训练的时候一直坚 持在既定心律区间内有很大关系。也就是说,平时单独练的1500米自由泳、40km自行车和10km跑步,身体一直处于2-3区的强度,那么身体对这个区 间是最熟悉的,各系统配合工作,效率最高。所以也想到,如果让我去跑个1500米比赛什么的,那其实一定会极其痛苦的,因为身体完全不适应那个区间。简单 来说,这就是所谓的专项训练的意义所在。

回来后泡了个三温暖,吃了午饭,喝了3瓶啤酒,刷牙,睡了2个小时。很满意。

One response so far

沉默的力量

五 26 2010 Published by under 札记

 
那还是在上海的时候,我住在一家公寓酒店里。房间都很小,隔音也不是很好,经常听到一些OOXX的声音。有一天早上跑步回来,大概是我隔壁的隔壁的隔壁, 在吵架,一个女的破口大骂,说,我怎么瞎了眼,和你这么一个烂人在一起,我知道给你的钱你都拿去赌,操你妈的,我他妈个逼的居然和一个赌徒在一起!你现在 就给我滚!(扔东西的声音),你滚不滚!你滚不滚?!(推搡、踢打的声音)操你妈的,你说吧,你要多少钱?他妈的一万行不行?你现在就给我滚,我给你钱! 妈了个逼的,一万行不行?一万不行我给你两万!你马上滚!操你妈的,三万我都给你,你现在就跟我滚!!(继续摔打的声音)
我基本就听到这里。有1 点疑虑:是否这个房间里有一个男人?有1点收获:有时候,沉默是一种非常好的侃价方法。

早上刷牙的时候其实是想到了另外一件事情,然后发 觉似乎和这件事情有一定关联。我在淘宝上买了块手表,表带有点长。查了下自己调整的方法,似乎有一定的风险。就拿到大厦里去调。大厦里有一个手表维修中 心。老师傅说,你这个不是在我们这里买的话要收费的。我说好的。他把眼睛上夹着的放大镜放在桌面上,抬头看看我(柜台其实很高,大理石的,有点像90年代 的银行),说,要20块。我唔了一声,把手表递给他。他看了看手表,又看了看我,迟疑了一下,说,15块吧。

我不知道这两个事例是否说明 了沉默的力量?

4 responses so far

芝麻芝麻

五 03 2010 Published by under 札记

 明日履新

No responses yet

虎年春节

二 26 2010 Published by under 札记

 

 

 

 

 

 明早穿隧道去萧山送爸妈回北京。今年春节来了1个月。我重了2kg。和爸爸打网球5次,迪卡侬76元的网球拍真是不行,第四次的时候就弹性飘忽了。爸爸作了前门春联,妈妈作了后门春联,字都是妈妈写的,她在练习书法。今年6月份他们的房子到手,我负责装修,大约9月份就可以住过来了吧。

No responses yet

一 26 2010 Published by under 札记

 All these moments will never be erased, like bone patten in bone. 

——Jouke, 2010.1

One response so far

过度训练

一 18 2010 Published by under 札记

这1-2周以来,训练的状态很糟糕,身体的状态也不大好。回顾铁三圣经中判定过度训练的可能表现,其中粗体为我有的表现:


行为上
意兴阑珊
嗜睡
精神涣散
睡眠习惯改变
易怒
性欲减退
手脚不灵活
容易口渴
懒散
想吃甜食

生理上
表现退步
体重改变

晨起心跳率改变
肌肉酸痛
淋巴结肿大
腹泻
运动伤害
感染
月经失调
运动心跳率下降
伤口不易愈合


在行为上的表现倒是基本没有的,不过生理上有些。另外这两年少见的手指爆皮也出现了,身体最直观的感受是不再觉得自己的身体特别热,反而容易感觉冷了,另外还有些炎症,偶见咳嗽。

实际上,体能训练是技术也是艺术。技术方面的不详述了,之所以体能训练也为艺术,其核心要点就是要在过度训练上剑走偏锋,要经常触碰这条线。只有充分的触碰了这条线,才可以说一个个体的训练到量了。

总之,先休息调整一个星期,训练计划也随之调整下。

 

No responses yet

是这么回事啊!

一 15 2010 Published by under 札记

两年前的一个愿望实现了

No responses yet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