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资料' Category

六个游泳诀窍

八 27 2010 Published by under 资料

   (这六个诀窍)做的越好就会游的越快,而不用练的更多。 

 

    假定有一池的健壮的泳客或在做交叉训练的运动健将,你问他们为什么会在这,会得到所有平常的——有说服力的——理由:游泳锻炼不会受伤;在做全年提高潜能的训练;为了身体更健康;有些人则是刚开始涉足三项全能。只是到后来某些运气好的人才会无意中说出最好的理由。那就是谁都可以游得更快,用不着身体要象牦牛那样好:)

 

    很多人刚开始游泳时会本能的认为游泳是和跑步骑车一样的健身运动。想游得更快么?多游就行了。但是,游泳其实更像是网球、高尔夫或滑冰。更好的成绩来自于训练的方法,而不是训练的量。

 

 

    这是因为决定游得快慢的最重要因素不是大块的肌肉或是惊人的VO2 MAX()数值,而是更长的划水。每次划水时你移动的距离越长,你就游得越快。在对1988年汉城奥运会的所有游泳比赛的计算机辅助研究中,最后得出的结论就是在每场比赛中,游得最快的人都是用最少的划水次数游完的。增加划水长度就会游得更快而且会更省力。

 

 

    "",你说,"可是我怎么才能做到这一点呢?"有下面两条途径。

 

 

    第一条是减小前进时水对你的阻力。你可以通过改善身体的平衡、体位和体形做到这一点。调整一下姿势,就算没有别的改进,不是很完美的划水也能让你游得更远更快。

 

 

    第二条是确定发力点和更有效地使用手。大多数人(和教练)倾向于一开始就把重点放在本条,但这样做提高速度的可能性只有30%。所以要把首要重点放在减小阻力上,那样的话提高速度的可能性会更大。

  

 

    改变一下你原有的游法。

 

    三个减小阻力的窍门:

  

 

    1使身体变长。根据船结构的定律(1871年由R.E.Froude,英国船舶设计者):长船要比短船快。从那时起,“Froude 数值被用来估测帆船的速度潜力。对人体来说也一样。在整个游泳过程中,身体伸得越长,在划水的短暂停顿期间速度就会保持得越好。一些简单的应用:自由泳时,手入水之后再前伸一点,向后划水之前多停留一会这样在另一只手划水及移到前面时身体会变得更长。蛙泳时,双臂划水后,向前伸展成流线型并保持到蹬腿动作完成。身体越长,速度越快。

 

 

    2,改善船壳设计。虽然无法选择天生的体形,但是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设计身体行驶在水里时的形状。改善姿势和体形(圆滑度)。在练习力量或练习推进技巧以便游得更快之前,先试一试更简单的方法:确认已经尽一切可能来减小粘滞力或阻力。把身体上所有的边都变得圆滑,减小身体和水面的夹角;想象在一根很细的管子里游,而不是一个粗的下水管。使划水和移臂在横截面上更紧凑(不是更短)来适应狭窄的空间。消除头部的摇摆晃动和臀部腿部的鱼尾状摆动。更重要的是…  

 

 

    3,用身体侧面来切水。注意过相比起人来,鱼是怎样用身体切水的吗?当在自由泳和仰泳中采取更像鱼那样的侧卧位时,水会流过身体的两个表面,胸和背,同胸部朝下水几乎都是从身体下流过相比,水的粘滞距离只有一半。阻力也差不多减少一半。自由泳时不要胸部向下(平卧),仰泳时不要背部向下(平卧),身体从一边转动到另一边时要尽快转过这些位置。

 

 

    停止浪费能量。

 

    现在你已经消除了身体与水的搏斗,有三个窍门可以用来更好的获得推进力。

 

 

    4,正确的发力。在自由泳和仰泳中,转动髋部除了减小阻力外还有其它的好处——帮助使用躯干的力量来提供动力。注意过棒球投球手投球,网球手发球,高尔夫球手击球吗?没有人是用手臂发力的,都是侧身对着发球的方向,先是髋部开始发力,接下来是肩膀。最后才是手臂,象鞭子一样抽打。游泳也是如此。自由泳和仰泳中,力量来自髋部有力的转动,然后通过躯干肌肉传到手臂。手只是髋部力量作用于水的点。划水的节奏和频率来自髋部,而不是手臂。

 

 

    5,锚定手。划水时不要拉手向后。而是尽可能近的将手锚定在一个固定的位置,用胸部和背部的肌肉来将身体拉过锚定手的点。有两个好方法可以提高这个能力: 

    . 先攥紧拳头游,再松开手感觉如何更好的抓水。 

    . 把手向后拉水的速度与身体的前进速度匹配起来。 拉水时避免轮子打滑。想象在水中抓住了一根横杠,把身体拉过去。当感觉有进步时,再握上拳头练习。 

 

 

    6,在提高速度时要保持住划水长度。想游得更快时,先尽量增大单次划水的长度。接着增大髋部转动的力量。最后才是加快划水的频率,加快频率时,不要象大多数游泳者那样缩小划水长度。如果正常用18次划水游完一个池长,但在游快时却要用20下,尽管速度增加了一点,却牺牲了划水的效率。尽量用18次划水来游得更快。

 

    最后,不要把上面所说的任一种练习当成是额外的训练。它只是更好的利用了你一直都在做的训练。

2 responses so far

付诸行动

六 16 2010 Published by under 资料

 

visa的广告,其广告词go with visa,中文为付诸行动,我觉得这个汉化是灵光和控制的完美结合,赞

No responses yet

珍爱生命 安全驾驶

六 03 2010 Published by under 资料

最近因为开车时间比较多,专门抽时间作了下安全驾驶和发生事故的攻略。找到这个短片(应该是山寨捏合的),其表现手法非常有冲击力,贴于此,与所有驾驶员和行人共勉。

 

2 responses so far

可以非常有信心的告诉你,谷歌的退出并非商业原因

三 24 2010 Published by under 资料

 

所有人都可以看到的是,在过去的几年内,尤其以过去的一年内所发生的变化中,互联网中被屏蔽的情况越来越多。这可以理解为信息的丰富,以及某团体对丰富信息的恐惧。

作为一家跨国企业,谷歌在2009年的全年收入超过55亿美元。但对于一个梦想成为伟大的公司而言,今年或者明年的收入,并不是这家公司的唯一目标。对中国政府所采用的强硬立场,是这家公司为了自己的美好希望而采取的浑身解数(那么多美国正义电影并不是空穴来风)。谷歌从昨天开始了正规斗争,起码今天已经暂短的获得了谷歌doc的恢复(当然很可能是因为服务器的转移而造成的封锁不严)。但是,只要这个国家,我是指中国,每户人家的电脑还在自己家的桌子上,警察没有跑进来,只要这个国家的网络还不得不有效——这场互联网的争斗,唯一的结果只能是以我国的群众学习和练习伟大的互联网技术而告终。
 

以上为编者按。

 

以下为谷歌官方信息:


http://www.google.com/intl/zh-CN/prc/report.html

谷歌服务在中国大陆的可用性

 

http://www.google.com/press/new-approach-to-china/update.html 

关于谷歌中国的最新声明

2010 年3 月 23 日

David Drummond, SVP, Corporate Development and Chief Legal Officer

今年1月12日,我们在本博客上宣布,Google及另外二十余家美国公司受到了来自中国的、复杂的网络攻击,在对这些攻击进 行深入调查的过程中,通过我们所收集到的证据表明,几十个与中国有关的人权人士的Gmail帐号定期受到第三方的侵入,而这大部分侵入是通过安装在他们电脑上的钓鱼软件或恶意软件进行的。这些攻击以及它们所暴露的网络审查问题,加上去年以来中国进一步限制网络言论自由,包括 对FaceBook、Twitter、YouTube、Google Docs 和 Blogger 等网站的持续屏蔽,使我们做出结论:我们不能继续在Google.cn搜索结果上进行自我审查。

从今天早上开始,我们已停止了在Google.cn搜索服务上的自我审查,包括 Google Search (网页搜索)、Google News(资讯搜索)和Google Images (图片搜索)。 访问 Google.cn 的用 户从现在开始将被指向Google.com.hk,在这个域名上,我们将提供未经审查的简体中文搜索结果,这些为中国大陆用户设计的服务将通过我们在香港的服务器实现。香港地区的用户还将继续通过Google.com.hk获得跟现在一样的、未经审查的繁体中文搜索服务。在我们进行迁移的过程中,由于香港服务器负荷的增加以及这些变化的复杂程度,用户可能会发现搜索速度变慢,或发现某些产品暂时不能访问。

实施我们做出的在Google.cn上停止审查搜索结果的承诺是一个十分艰难的过程。我们希望全球尽可能多的用户都能访问到我们的服务,包括在中国大陆的用户。中国政府在与我们讨论的过程中已经十分明确地表示,自我审查是一个不可谈判的法律要求。为此,我们相信,一个解决我们所面临挑战的可行方案是在Google.com.hk上提供未经审查的简体中文搜索结果——它完全符合法律要求,同时也有助于提高中国大陆用户对信息的访问。我们十分希望中国政府尊重我们的这一决定,尽管我们知道,用户对Google服务的访问有可能随时被阻止。为此,我们将密切监测网址访问问题,并制作了一个新页面,用户可以实时地了解到在中国哪些Google服务是可用的。

至于Google的广泛的业务运营,我们计划继续在中国的研发工作,并将保留销售团队,然而销售团队的规模显然部分取决于中国大陆用户能否访问Google.com.hk 。最后,我们要清楚表明:所有这些决定都是由美国的管理团队做出和实施的,没有任何一位中国员工能够、或者应该为这些决定负责。自我们在1月份发布博客以 来,尽管面临着众多的不确定性和困难,他们仍然坚守在工作岗位,专注于服务我们的中国用户和客户。我们为拥有这样的员工感到深深的骄傲。

©2010 Google 

 

No responses yet

《论写作》

一 21 2010 Published by under 资料

《论写作》

原著:雷蒙德.卡佛
翻译:小二
  
还是在六十年代中期,我就对长篇叙事小说失去了兴趣。在一段时间里,别说是写,就连读完一篇都觉得吃力。我的注意力难以持久,不再有耐心写长篇。至于为什么会这样,说来话长,我不想在这儿多罗嗦了。但我知道,这直接导致了我对诗和短篇小说的爱好。进去,出来,不拖延,下一个。也许我在二十几岁的时候就没了雄心壮志。如果真是那样的话,倒是件好事了。野心和一点运气对一个作家是有帮助的,但野心太大又碰上运气不好的话,会把一个作家置于死地。另外,没有才华也是不行的。

有些作家很有才华,我还真不知道一点才华都没有的作家。但是,对事物独特而准确的观察,再用恰当的文字把它表述出来,则又另当别论了。《加普的世界》其实是欧文(John Irving)自己奇妙的世界。对奥康纳(Flannery O’Connor)而言,则存在着另外一个世界。福克纳(William Faulkner)和海明威(Ernest Hemingway)有他们自己的世界。对奇佛(Cheever), 厄普代克(Updike), 辛格(Singer), 埃尔金(Stanley Elkin), 贝蒂(Ann Beattie), 奥齐克(Cynthia Ozick), 巴塞尔姆(Donald Barthelme), 罗宾森(Mary Robison), 基特里奇(William Kittredge), 汉纳(Barry Hannah)和勒奎恩(Ursula K. LeGuin)来说,都存在着一个与他人完全不同的世界。每一个伟大的作家,甚至每一个还可以的作家,都在根据自己的规则来构造世界。

以上所说的和所谓的风格有点关系,但也不尽然。它像签名一样,是一个作家独特的、不会与他人混淆的东西。它是这个作家的世界,是把一个作家与另一个作家区分开来的东西,与才华无关。这个世界上才华有的是,但一个能持久的作家必须有自己独到的观察事物的方法,并能对所观察到的事物加以艺术地叙述。

黛因生(Isak Dinesen)曾说过,她每天写一点。不为所喜,不为所忧。我想有一天我会把这个抄在一张三乘五寸的卡片上,并贴在我写字台正面的墙上。我已在那面墙上贴了些三乘五的卡片,“准确的陈述是写作的第一要素” --庞德(Ezra Pound),就是其中一张。我知道,写作不仅仅只是这一点。但如能做到‘准确的陈述’,你的路子起码是走对了。

我墙上还有张三乘五寸的卡片,上面有我从契诃夫(Chekov)的一篇小说里摘录的一句话:“……突然,一切都变得清晰起来。”我发现这几个字充满奇妙和可能性。我喜欢它们的简洁以及所暗示的一种启示。另外,它们还带着点神秘色彩。过去不清楚的是什么?为什么直到现在才变得清晰了?什么原因?还有个最关键的问题--然后呢?这种突然的清晰必然伴随着结果,我感到一种释然和期待。

我曾无意听到作家沃尔夫(Geoffrey Wolff)对他的学生说:“别耍廉价的花招” 这句话也该写在一张卡片上。我还要更进一步:“别耍花招”,句号。我痛恨花招,在小说中,我一看见小花招或伎俩,不管是廉价的还是精心制作的,我都不想再往下看。小伎俩使人厌烦,而我又特别容易感到厌烦,这大概和我注意力不能长时间集中有关。和愚蠢的写作一样,那些自以为聪明和时髦夸张的写作也使我昏昏欲睡。作家不需要靠耍花招和卖弄技巧,你没必要是个聪明绝顶的家伙。尽管你有可能被人看成傻子,作家要有面对简单的事物,比如落日或一只旧鞋子,惊讶得张口结舌的资质。

几个月前,巴思(John Barth)在纽约时报的书评专栏里曾提到,十年前,参加他写作短训班的学生,大多对‘形式创新’ 着迷。而现在不太一样了。那些自由开放的实验小说不再时髦,他担心八十年代的人又开始写那些老生常谈的小说。每当听见人们在我面前谈论小说的‘形式创新’,我总会感到不自在。你会发现,很多不负责任、愚蠢和模仿他人的写作,常常都是以‘实验’为幌子。这种写作往往是对读者的粗暴,使他们和作者产生隔阂。它不会给我们带来与世界有关的任何新信息,只是描述一幅荒凉的景象,几个小沙丘,几只蜥蜴,没有任何人和与人有关的东西。这是个只有少数科学家才会感兴趣的地方。

值得一提的是真正的实验小说必须是原创的,它是艰苦劳动的回报。一味地追随和模仿他人对事物的观察方法是徒劳的。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巴塞尔姆,另一个作家如果以‘创新’ 的名义,盗用巴塞尔姆特有的灵感或表达方式,其结果只会是混乱,失败和自欺欺人。如庞得所说,真正的实验小说应该是全新的。而且,不能为创新而创新。如果一个作家还没有走火入魔的话,他的世界和读者的世界是能够沟通的。

在一首诗或一篇短篇小说里,我们完全可以用普通而精准的语言来描述普通的事情,赋予一些常见的事物,如一张椅子,一扇窗帘,一把叉子,一块石头,或一付耳环以惊人的魔力。纳博科夫(Nabokov)就有这样的本事,用一段看似无关痛痒的对话,让你读后脊背发凉,并感受到艺术上的享受。我对这样的作品才感兴趣。我讨厌杂乱无章的写作,不管它是打着实验小说的旗号还是以现实主义的名义。在巴别尔(Isaac Babel)的那部绝妙的小说《盖 • 德 • 莫泊桑》里,叙述者有这么一段有关小说写作的话:“没有什么能比一个放在恰当位子上的句号更能打动你的心。”这句话同样应该写在一张三乘五的卡片上。

康奈尔(Connell)在谈论小说修改时说,当他开始删除一些逗号,随后又把这些逗号放回原处时,他知道这篇小说差不多写完了。我喜欢这种认真的工作方式。我们作为作家,唯一拥有的只是些字和词。只有把它们连同标点符号一起,放在恰当的位子上,才能最好地表达我们想说的东西。如果词句因为作者自己的情绪失控而变得沉重,或由于某种原因而不能够准确,读者的艺术感官就不会被你的作品触动,从而无法对它感兴趣。詹姆士(Henry James)称这一类不幸的写作为“微弱的表述。”

我有朋友曾对我说,因为需要钱,他不得不赶着写完一本书。编辑和老婆都在后面催着呢,说不定哪天就会弃他而去,等等。对自己写得不好的另一个借口是:“如果再花点时间的话,我会写得更好。”当我听见我的一个写长篇的朋友说这句话时,我简直有点目瞪口呆了,直到现在我还有这种感觉。虽然这不关我什么事,但是,在写一部作品时,你如果不把全部的本事都用上,你为什么要写它呢?说到底,一个尽自己最大能力写出来的作品,以及因写它而得到的满足感。是我们唯一能够带进棺材里的东西。我想对我的那位朋友说,看在老天的份上,您干点别的什么吧。这个世界上总还有些既容易又能保持诚实的赚钱方法吧。或者,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去写,写完就完了,不要找借口,不要抱怨,更不要解释。

在一篇叫做《短篇写作》的文章里,奥康纳把写作比作发现。她说当她准备写一篇小说时,常常不知道她到底要写些什么。她怀疑大多数作家在一开始就知道小说的走向。她用《善良的乡村人》这部小说作为例子来说明她写作的过程。她常常是在小说快写完时才知道该怎样去结尾。

‘我开始写那篇小说时,并不知道里面会有一个有一条木腿的博士。有天早上,我在写两个我较熟悉的女人。我给其中的一个安排了一个有条木腿的女儿,我又加了个推销圣经的人物,我当时并不知道他在小说中将会干些什么。我不知道他会去偷那条木腿,直到我写了十几行后才有了这个想法。但这个主意一形成,一切都变得那么必然。’

有一次,我坐下来写最终成为一篇很不错的小说。开始,我只有开头的一句话:“当电话铃响起的时候,他正在吸尘。”接下来的几天里,这句话在我脑子里转来转去。我知道有个故事在那儿跃跃欲试,我能从骨子里面感到那句话是一个故事的开头,如果我能有时间的话,哪怕只有十几个小时,我会写出个很好的故事。我终于在一个早上坐了下来,并写下了那句开头。很快,其他句子接踵而至。就像我写诗时那样,一句接着一句。不一会儿,一个短篇就成形了。我知道我终于写出了一个我一直想写的故事。

我喜欢小说里有些惊恐和紧张的气氛,起码它对小说的销售有帮助。好的故事里需要一种紧张的氛围,某件事马上就要发生了,它在一步一步地逼近。小说里的这种氛围,是靠实实在在的词创造出来的视觉效果。同时,那些没写出来的、暗示性的东西,那些隐藏在平滑(或微微有点起伏)的表层下面的东西,也会起到同样的效果。普里切特(V. S. Pritchett)给短篇小说的定义是:“眼角闪过的一瞥。”请注意这‘一瞥’。先是有‘一瞥’,再给这‘一瞥’赋予生命,将这‘一瞥’转化成对当前时刻的阐明。如果运气好的话,还能进一步对事情的结果和意义加以延伸。短篇小说家的使命就是充分地利用这‘一瞥’,用智慧和文学手法来展现作者的才华,尺寸感,适度感,以及对外界事物的看法――我这里特别强调与众不同的看法。而这一切,是要靠清晰准确的语言来实现的。用语言赋予细节以生气,使故事生辉。语言精准了,细节才会具体传神。为了准确地描述,你甚至可以用一些通俗的词。只要运用得当,它们同样可以起到一字千斤的效果。

 

黑体字为转载者所加。

2 responses so far

A new approach to china Google宣称退出中国的博客原文

一 13 2010 Published by under 资料

 

转载者按:我个人觉得,近一年来,是自2000年以来,言论控制的最强烈、封杀的最猖獗的一年。粗暴粗鲁的互联网控制政策,让天朝逐渐接近我们的好兄弟,朝鲜。

Google可以走,谷歌则不会再存在。

A new approach to china

1/12/2010 03:00:00 PM

Like many other well-known organizations, we face cyber attacks of varying degrees on a regular basis. In mid-December, we detected a highly sophisticated and targeted attack on our corporate infrastructure originating from China that resulted in the theft of intellectual property from Google. However, it soon became clear that what at first appeared to be solely a security incident–albeit a significant one–was something quite different.



First, this attack was not just on Google. As part of our investigation we have discovered that at least twenty other large companies from a wide range of businesses–including the Internet, finance, technology, media and chemical sectors–have been similarly targeted. We are currently in the process of notifying those companies, and we are also working with the relevant U.S. authorities.



Second, we have evidence to suggest that a primary goal of the attackers was accessing the Gmail accounts of Chinese human rights activists. Based on our investigation to date we believe their attack did not achieve that objective. Only two Gmail accounts appear to have been accessed, and that activity was limited to account information (such as the date the account was created) and subject line, rather than the content of emails themselves.



Third, as part of this investigation but independent of the attack on Google, we have discovered that the accounts of dozens of U.S.-, China- and Europe-based Gmail users who are advocates of human rights in China appear to have been routinely accessed by third parties. These accounts have not been accessed through any security breach at Google, but most likely via phishing scams or malware placed on the users’ computers.



We have already used information gained from this attack to make infrastructure and architectural improvements that enhance security for Google and for our users. In terms of individual users, we would advise people to deploy reputable anti-virus and anti-spyware programs on their computers, to install patches for their operating systems and to update their web browsers. Always be cautious when clicking on links appearing in instant messages and emails, or when asked to share personal information like passwords online. You can read more here about our cyber-security recommendations. People wanting to learn more about these kinds of attacks can read this U.S. government report (PDF), Nart Villeneuve’s blog and this presentation on the GhostNet spying incident.



We have taken the unusual step of sharing information about these attacks with a broad audience not just because of the security and human rights implications of what we have unearthed, but also because this information goes to the heart of a much bigger global debate about freedom of speech. In the last two decades, China’s economic reform programs and its citizens’ entrepreneurial flair have lifted hundreds of millions of Chinese people out of poverty. Indeed, this great nation is at the heart of much economic progress and development in the world today.



We launched Google.cn in January 2006 in the belief that the benefits of increased access to information for people in China and a more open Internet outweighed our discomfort in agreeing to censor some results. At the time we made clear that "we will carefully monitor conditions in China, including new laws and other restrictions on our services. If we determine that we are unable to achieve the objectives outlined we will not hesitate to reconsider our approach to China."



These attacks and the surveillance they have uncovered–combined with the attempts over the past year to further limit free speech on the web–have led us to conclude that we should review the feasibility of our business operations in China. We have decided we are no longer willing to continue censoring our results on Google.cn, and so over the next few weeks we will be discussing with the Chinese government the basis on which we could operate an unfiltered search engine within the law, if at all. We recognize that this may well mean having to shut down Google.cn, and potentially our offices in China.



The decision to review our business operations in China has been incredibly hard, and we know that it will have potentially far-reaching consequences. We want to make clear that this move was driven by our executives in the United States, without the knowledge or involvement of our employees in China who have worked incredibly hard to make Google.cn the success it is today. We are committed to working responsibly to resolve the very difficult issues raised.



象许多其他著名组织,我们面对不同的定期度网络攻击。 12月中旬,我们发现在我们的公司从中国,在由谷歌侵犯了知识产权,导致原基础设施非常复杂和具有针对性的攻击。然而,很快就清楚地知道在第一次出现是单纯的安全事件 – 尽管是重要的一项 – 是完全是另外一回事。 



首先,这次袭击不只是谷歌。作为我们调查的一部分,我们发现,至少有20等大公司从业务范围广泛 – 包括互联网,金融,技术,媒体和化工等领域 – 也遭受了同样的目标。我们目前还在通知这些公司的过程中,我们也与美国有关当局的工作。 



第二,我们有证据表明,一个攻击者的主要目的是访问的中国人权活动的Gmail帐户。根据我们调查,迄今为止,我们相信他们的进攻并没有实现这一目标。只有两个Gmail帐户似乎已被访问,而这一活动仅限于帐户信息(如日期的帐户已创建)和主题行,而不是自己的电子邮件内容。 



第三,这项调查的,但对谷歌攻击独立的一部分,我们发现,美几十个帐户,中国和欧洲的Gmail用户谁是在中国人权倡导者看来是例行访问的第三方。这些帐户还没有被访问的谷歌通过任何安全漏洞,但大多数通过网路钓鱼诈骗或恶意软件在用户的电脑上的可能。 



我们已经使用的信息,从这次袭击,使获得基础设施和建筑改进,提高安全性和谷歌为我们的用户。在个人用户方面,我们会建议人们在电脑上部署知名反病毒和反间谍软件程序,为他们安装操作系统补丁,并更新其网络浏览器。一直很小心,在即时消息和电子邮件,或要求分享的个人信息如密码的网络版上点击链接。你可以在这里阅读更多关于我们的网络安全的建议。人们想要了解这些类型的攻击更可以阅读这个美国政府的报告(PDF格式),纳尔特维伦纽夫的博客,这对GhostNet介绍间谍事件。 



我们已采取了交流有关的不只是因为安全和人权,我们有什么影响,广大观众发现这些攻击的信息不寻常的步骤,而且还因为这些信息转到了一个更大的关于全球自由辩论的核心讲话。在过去二十年里,中国的经济改革计划和公民’的企业精神已经脱离了贫困亿万中华儿女。事实上,这个伟大的国家,是今天在许多经济进步和世界发展的核心。 



我们相信推出Google.cn认为提高了对中国人民在一个更加开放的互联网信息的好处抵销同意审查结果,我们的一些不适,在2006年1月。当时,我们明确指出,“我们将密切注视中国的条件,包括新的法律和对我们服务的其他限制。如果我们决定,我们无法达到目标所确定的,我们将毫不犹豫地重新考虑对中国的态度。” 



这些袭击,他们已经发现监视 – 与在过去一年企图进一步限制网上言论自由的结合 – 已经导致我们得出结论,我们应该检讨我们在中国业务的可行性。我们已经决定,我们不再愿意继续在Google.cn封杀我们的业绩,所以在未来,我们将与我国政府的基础上,我们可以在法律范围内运作,未经过滤的搜索引擎,讨论如果在几个星期全部。我们认识到,这很可能意味着必须关闭Google.cn,并有可能我们在中国的办事处。 



审查的决定,在中国的业务一直非常努力,我们知道这将有可能影响深远的后果。我们要明确,这一举措,主要是因为在美国我们的管理人员不知情或在中国的员工参与,谁工作非常努力,使Google.cn成就的今天。我们正致力于负责任地解决提出的问题非常困难。 



发布者大卫德鲁蒙德,高级副总裁,企业发展和首席法律官

 

2 responses so far

反省村上春树

十一 16 2009 Published by under 资料

反省村上春树(2009-09-13 22:40:13)

反省村上春树

 

 

在成都的时候,何小竹说,早在90年代他就是一个村上迷,但不敢对人说起。我很明白他的意思。当时在我们的概念中,村上是一个流行的作家。而流行,就意味着文学品质上要打折扣。实际上,那会儿这帮人很少有读村上的,要不一读之下,由于和我们习惯的气息不同,就搁置一边了。当年我们喜欢的气息来自卡夫卡、海明威、博尔赫斯、格里耶、昆德拉……语言简洁而纯粹,故事的寓意高蹈而超越。村上不同,语言及使用的符号过于时尚,甚至于情调兮兮。故事虽说常常非现实,但现实的具体的日本社会的饮食男女的吃喝拉撒的因素始终闪现其间。总之,这是一个能上能下的作家。而统辖这一切的,是村上与生俱来的孤寂气质。

事实上,一个好的作家就是一个小宇宙,其内部是非常圆满自足的。作为读者,你要么不进入,如果进入就会产生一种错觉:小说就是这么写的。甚至,只能是这么写的。他(或它)的魔力就有这么大。排斥在所难免。我不是说,一个作家会排斥其他作家。这种排斥如果存在的话,一定首先存在于读者那里。我想,村上迷排斥海明威迷一定更甚于村上排斥海明威(其实村上并不排斥海明威。他一再说自己受惠于美国文学,而他指的那个时段的美国文学恰是海明威以降的美国文学)。也许,这就是作家好恶与读者好恶的区别所在。作家可以写一种东西而喜欢另一种东西,读者喜欢一种东西就是喜欢这种东西,不再贪图其它。想当年,我们正处于文学的学艺阶段,读者的成分应该更多一些。我们不是海明威,而是海明威迷,被他迷住了,在其构造的宇宙中自足而骄傲,对其他的作家、其它的宇宙则心怀戒备——如果不是敌意的话。

自然,也有一些外部标记,让我们认定村上是较为低次的。他的畅销、他在青少年中引起的共鸣以及他的时尚色彩和艺术情怀,等等。这些都耽误了我们(至少是我)对村上的阅读,没有及时地涉猎这个与众不同的宇宙。

实际上,我们不仅在写作上,在阅读上也一样,并非是一意孤行的。我们的一意孤行只是一种表象。在一个排斥村上的群体里不读村上并不是一意孤行,而是某种相反的东西。相对于大众阅读一意孤行,但却待在一个互相支撑、确认,甚至同仇敌忾极有安全感的小圈子里。我们不是独行侠,最多不过是在野党。无论写作还是阅读,离真正个人时代的到来还很远很远……

在年轻的一代中,有网名叫“绿子”的,也有80后作家的笔名叫“春树”的。我还知道一位作者,无论走到哪里,手袋里面都放着一本《挪威的森林》。很多年过去了,他们不怎么喜欢提村上了。也许是明白了当年的偏激,明白了这世界上的好作家及其有魅力的宇宙不止一个。实际上,我们这拨“老家伙”(至少是我和何小竹)也有发现,就是:村上作为一个好作家是不可或缺的。无论是遗弃还是重拾,我觉得都说明了村上令人心神激荡的力量,以及不同时间、地域的文学人群的“进化”。

当然也有顽固派。也是在成都,碰见我的老朋友杨黎,提及村上时他说,“那不是一个通俗作家吗?”我不禁语塞。也许杨黎是对的,村上确实有其通俗的一面,但他还有更多的精彩、精湛甚至精深的一面,不是用“通俗”一词就可以概括的。我宁愿相信,这么说的时候,杨黎并没有读过村上,或者说没有真正地沉下心去读。

 

2009-9-6

 

One response so far

韩寒离公共知识分子还有多远?

十一 11 2009 Published by under 资料

 

韩寒离公共知识分子还有多远?

默认分类   2009-11-10 00:59   阅读21724   评论392  
 
近日韩寒和郭敬明的争端又成了一个舆论焦点。这样的讨论两人或许不会大动干戈,但粉丝总会大骂出口。但愿本文不要招惹韩郭之争的是是非非。二人的高下说也说不完,不如择一良辰吉日,让二人到八万人体育场,当着两方粉丝的面,当场掰手腕来决一雌雄如何? 



争议的起点是《南都周刊》将韩寒说成受到梁文道艾未未等认可的公共知识分子。两个人作为作家我都不喜欢,甚至觉得不值得一提。只不过作为文化现象,倒觉得很值得关注。每个人年轻的时候都需要一些英雄,这两个人关注的人那么多,你能从他们身上看出年轻人都在关心些什么。郭敬明剽窃,宣扬拜金主义,自我中心,这些方面实在乏善可陈。 



但是郭孤芳自赏的写作,未必就能把韩寒的公共知识分子角色衬托得更为可信。这一头衔韩寒并不认可,可是有不少评论人士很捧这个说法,“公民”,“公共知识分子”,“公共话题发言人”韩寒这样的头衔,近来频繁出现在媒体和网络上。公共知识分子可不是公共厕所,贴一男女标签就能看出来的。公共知识分子,应该有能力想人之未想,在一定程度上引导民意,甚至影响决策。韩寒少年才俊,日后变成公共知识分子完全有可能,可是在目前,他还欠火候。按照萨义德的说法,公共知识分子能够推进公众在自由和知识上的追求,目前加这样的标签给韩寒显然还早。



韩寒目前最为人称道的,是他的博客文章。但是他这些文章没有多大价值。他当然有优势,例如擅长痛打落水狗,能将公众已经看清的流弊拼命批判,但他所“针砭”的时弊,你我其实也能看到,只不过他油嘴滑舌一些而已。韩寒很多时候是用“稻草人”策略在抨击一个社会问题,按自己的思路重新去构建一个现象,一个理念,然后在粉丝的叫好声中一个劲在那里死打,不知敌人都已经不在那里了。石剑峰先生说得没错,看一篇社会调查,得到的真知灼见更多一些。作为一公共知识分子,韩寒被人追捧的“针砭时弊”基本上是隔靴搔痒,看不出什么洞察力,也没有什么建设性,更像是加长版的新概念作文。说这就是公共知识分子的思考,实在是视中华无人。他的关注,基本上是在民意之后一溜小跑,没有引导和影响的力量,故而所批评的部门也不会去在乎。要想看真材实料的社会评论,不如去看野夫等人的文章。其阅历之广博,见识之深刻,文笔之生动,远在韩寒之上。 



而韩寒津津乐道的文采,不过是些抖抖小机灵的俏皮文字。这些年,这种抖机灵几乎已经演变成了网络时代的一个毛病。除非能提出一些我们想象不到的视角或者思考,这个路数是没有多少存在价值的,除非他想改行去做脱口秀。《从优秀到卓越》一书作者考林斯说他年轻时在大学教书,有个长者给他的建议让他获益终身:吉姆,你花太多时间想逗趣,为什么不反过来,多点好奇呢?(You spent too much time trying to be interesting, why don’t you become interested for a change?) 如果没有好奇心去倾听,去研究,去看不同观点不同视角,而仅带着成见,带着犬儒心态去看待公共话题,是不能对公众产生多少帮助的。 



产生好奇心需要一点谦恭。韩寒能不能从善如流不需多言。我们已经从他和白烨的骂战中看得一清二楚。当然,评论家误判作家是常事,不过韩寒被人一说就羞恼成怒,乃至否定整个“文坛”,这个做法让人实在不敢恭维。从赛车到写作,各行各业,都有自己的规则,又想在这些行当里出没,又不愿接受他人评判怕是持久不了的,公共知识分子也不例外。

我的评论:

  1. 可谓一文惊醒梦中人,我为之前被这表面的油滑所牵引而感到羞愧;
  2. 如果韩寒的表面油滑你还觉得不明显的话,可以去看被放大了的李承鹏的博客,就能体会到这油滑,和其一脉相承的阅读快感了;
  3. 韩寒的魅力在其张扬的个性。可惜看到他和郭敬明正襟危坐在一起,接受了被他封杀的CCTV的采访,我想多年后他会不会喜欢这首歌“还记得年少轻狂的梦吗”;
  4. 当然,每个人都会说出被自己日后给改变的话来,比如我曾说韩寒是中国最好的杂文作家,我收回;
  5. 韩寒的赤诚、坦率和真诚,仍然是这个社会非常宝贵的财富;
  6. 再次为自己的流俗而感到羞愧

 

One response so far

靠!原来我是裸婚啊!

十一 06 2009 Published by under 资料

 裸婚:裸婚即是指没房、没车、没钻戒;不办婚礼、不照婚纱照、不度蜜月。两个人照张结婚照去婚姻登记处领了证,这婚就算是结了。如果自己复印户口本之类的,领证只要9块钱。关于裸婚,我们看到的不只是节俭,还能发现社会观念以及社会关系的变化。从前结婚办酒席主要是请亲朋好友以及族人,那是要获得社会承认。如今似乎社会是否承认也不重要了,因为我们的社会关系正在变得越来越简单,密切的圈子也越来越小,或者说越来越自由等等。

 

补充一下,我是超级裸婚,因为结婚证的照片都是单人照拼起来的

No responses yet

诗歌一首:审讯好人

十一 03 2009 Published by under 资料

审讯好人

布莱希特

上前一步:我们听说
你是个好人
你不受诱惑,可是闪电
能击倒房屋,也同样
不受诱惑


你说话算数
可是你说了些什么?

你诚实,说出自己地主张
哪个主张?

你勇敢
面对谁勇敢?

你有智慧
为了谁?

你不谋求个人利益
那你到底在意谁的利益?

你是个好的朋友
你是否也是那些好人的好朋友?

听我们说:我们知道
你是我们的敌人。这就是为什么
我们现在叫你站在这堵墙跟前
但是基于你的优点和好品质
我们才把你带到这堵好墙跟前,枪毙你
用一支好枪和一发好子弹
然后用一把好铲子把你埋葬在好土里

One response so far

守法良民用新浪围脖

十 13 2009 Published by under 资料

波迪说,翻墙,墙越翻越高,太累了。

 

开始新浪围脖: http://t.sina.com.cn/jouke

No responses yet

关于延期举办杭州国际铁人三项洲际杯赛的通知

八 29 2009 Published by under 资料

关于延期举办杭州国际铁人三项洲际杯赛的通知

http://www.sport.org.cn/ 2009-08-26 22:45:00 中国铁人三项运动协会官方网站

2009年杭州国际铁人三项洲际杯赛暨全国冠军杯系列赛原计划于922日在杭州西湖举行。日前我协会收到浙江省体育局紧急来函,因遭受台风“莫拉克”影响,造成拟定比赛水域水质突变,比赛道路多处受损,且无法按时修复,因此希望将该赛事延期至2010年上半年举行。考虑到上述因素,我协会决定取消922日在杭州举行的该项赛事。对由此造成的不便我们深表歉意,我协会将努力创造条件、积极协调各方在2010年恢复举办该项赛事。

特此通知。 

One response so far

推荐天气预报网站

八 20 2009 Published by under 资料

经过长期的核对,我现在最信任的天气预报网站是:http://www.weather.com.cn/ 中央气象局主办的。而且还有wap版http://wap.weather.com.cn/wap/ 



信任的原因是,这个天气预报随时都在调整预报,时间越短,越准确。

No responses yet

好司机

八 05 2009 Published by under 资料

一个好的驾驶员,并不在他的驾车技术有多么高超,而是他的头脑中是否有安全意识。

——某高速交警,著名的《一个高速交警的忠告》的作者。

No responses yet

俗家弟子

八 04 2009 Published by under 资料

铁三就是入世的俗家弟子

 

——Echo Huang

No responses yet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