葱油鳊鱼和宫爆鸡丁

七 14 2007

今天叫外卖,因为没有菜单,所以让饭店的人给我回答“有什么鱼”的问题,在一堆答案中我选了“葱油鳊鱼”。吃的时候想起来为什么自己会这样选择了。

02年夏天,我在卖鱼桥的出租房里面上网,大概是要借数码相机,我去找王小毛,找到他的时候他还没吃饭,我记得我是吃过的,于是他就在饭馆里面点了一个葱油鳊鱼;这是我第一次正式的认识葱油鳊鱼这道菜,虽然我记得当时我也没吃;但是在饭馆里不是喝酒,只是随便吃个晚饭,在我当时看来要么快餐,要么一个炒饭(7、8块钱已经是太奢侈了);但是他点了葱油鳊鱼和饭。这给了我葱油鳊鱼这道菜无以伦比的好感。

宫爆鸡丁的好感是这样的,除了诅咒的那首歌以外,最重要的是里面有很多花生,肉块也比较小,所以可以吃很久,适合喝酒的时候食用。但是这道菜的问题是,吃到最后阶段的时候,豆瓣的味道会混着辣椒和酱油,很难吃。

No responses ye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