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短文字

九 16 2007

时间 2001.8.31

一分钟
两分钟
三分钟
五分钟

[鼓妞!!鼓妞!!] 2001

未可尽知的原因
困苦 欢乐
春天就在那一刻
人民欢跃着
仿佛幸福已经到来
都想和猪一起实现梦想
在天空中
用门牙飞翔
还以为 是在地上
还以为 没了重量

心灵在空挡处排泄
玷污了道德的威胁
人民和警察一起歌唱
翩翩起舞在垃圾的火堆上
这时一个疯子站了出来
大声喊道:
重不重要?
重不重要??

[让我死于肺癌] 2002

我不想战死疆场
我不想安渡晚年
我只想在这一刻
用力抽烟
让肺癌发生

声音-地下与街头 另类文化网站 2002

简单
易行
有趣

格式化
如电视一样生活
如爸爸一样生活
如自我感动一样生活
如XX一样生活
如社会一样生活
如被强制一样生活

用电脑生活
用明天的起色生活

用借口生活
用被强制的声音的地下的街头的另类的文化的网站的态度生活

暴浆牛肉和四喜丸子 2002

阴郁在全中华人民共和国升起
挂着哥特、死亡和hip-hop的颜色
我迅速衰老
站在后冬天的主席台上大声细语
我们的鲜血是用旗子的颜色染成的

再走两步
就是春节了
就是电视的春节了
就是新筷子的春节了

热的快 2002


热的快
你要热的快


出门之后
路边的草坪格子里有一个热的快
黑黑的
我拉着它的电源线
跟它说
以后要听话
不要再到处乱跑了


红灯亮了
它呼呀呼地烧
好象生气了一样


水说
我完蛋啦
它却趁此机会叫了起来
凄厉地
我有些恼火
就让它接着
一声声

凄厉地叫
直到没有了动静

当我看到真实的个体时 2002

当我看到真实的个体时
我知道
那是虚弱
情欲纵横
别埋怨

那是真的
虚弱的
比如
爆炸什么的

就象是昏暗里
你打来的电话

这时候
我需要埋怨
我需要敷衍的刻画

我说吧
生活啊




时刻
我们已经不需要扫弦
不需要煽情的小提琴
因为

不想再让这清亮的嗓音
溺漫

丢失的时刻
不再让

说出
天才的
话语

结束在这样的夜晚 2002

我不想
结束在这样的夜晚
我想

性交什么的
快速
彻底排泄

我说
这是个问题
你说
狗屁啊
我说


你是我的朋友
在结交的时候就已确定
用愚昧什么的
断然地
把握着
溜掉的每一个
吊蛋一般的
结束方式
你说
去你妈的吧
你以为你的手
在键盘上
就掌握了一切?
就掌握了一切吗??

我说
我的右手的无名指
已经虚弱
在说“屁”的时候
就是pi的时候
已费尽周折

L和M 2002

我想我
今天
是不会睡个好觉的
杀猪
或者被杀

那是L拉着另一个L去性交的事
或者是L拉着M
或者是M拉着L
我在想的那个时刻
是M
但是却又
从未想起
真的是从未想起
这个M
会在
啤酒的若干泡沫里
破灭

写诗 2002
今天晚上
我诗性大发
好象自己是个高产的诗人似的
我想
这真够艺术的

在擦脸的时候
我仍然知道
抹去的
脸上的清醒
就意味着
诗性的堕落

我想我已步入诗人的行列 2002

我想我已步入诗人的行列
不再遭受耻笑
只有
漫骂
责备
和祖宗八代


抑制一下
要知道
含蓄
乃是我们伟大祖国的传统美德

又:

兔子的
一点点
粪蛋
如同我的期盼
掉落

我不想
结束在这样的夜晚
我想

性交什么的
快速
彻底排泄

我说
这是个问题
你说
狗屁啊
我说


你是我的朋友
在结交的时候就已确定
用愚昧什么的
断然地
把握着
溜掉的每一个
吊蛋一般的
结束方式
你说
去你妈的吧
你以为你的手
在键盘上
就掌握了一切?
就掌握了一切吗?

我说
我的右手的无名指
已经虚弱
在说“屁”的时候
就是pi的时候
已费尽周折

蝴蝶 2003

黄色的蝴蝶舞动着
就象两枚黄色的药片

公共汽车 2003

害羞的海豚
被乘客们驱赶

Tags:

No responses ye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