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你在一起》影评

九 16 2007

和谁在一起?

十三岁的小提琴学习者刘小春被自己的父亲刘成认为是个天才。在获了若干奖状之后,他被父亲带到首都参加比赛,随行的除了一把他三岁就开始拉的小提琴外,还有两包棉絮——按照父亲刘成的想法,这是“准备冬天做棉被的”。但没想到他们的运气是出奇的好——父亲刘成两次觅得了为自己儿子找老师的好机会:一次是落魄、桀骜的江老师。他除了爆炸样式的头发、市井的性格、一屋子猫屎、逝去的爱情以外,还有对音乐的无比热爱——或者是无比依赖。在江老师的房间里,刘小春显现出与他年龄不符的成熟——沉着、直接、善于制造机会为己所用。在几次交锋之后,双方都获得了胜利:江老师打扫了房间,也打扫了自己;刘小春学得了如何获取音乐的自由。尽管刘小春的成熟很可能是因为他只是第一次面对别人把煤堆到自己家门口,而不是“每年”都这样;尽管这成熟很可能是因为他还没有被爱情折磨、被“没有背景”折磨——但,这位沉默寡言但却骄傲敏感的孩子,仍然是强大的——这或许就是这一切的策划者和控制者,导演陈凯歌的情结所在:要孩子般的强大,不要成人的。这样的一个乌托邦式的愿望在第二次机会到来时堕入尘世。父亲刘成在给一个小提琴演奏会搬运物品的时候看到了余教授的威力,于是提着一小壶酒冒然登门,请求余教授来教自己的孩子。在讲述完刘小春不同寻常的经历后,余教授、余夫人和父亲刘成喟叹良久——这是影片的一个伏笔——特地为观众烹制的一道大餐,无敌催泪弹。尽管我会认为这孩子是不是捡来的对我的情绪影响不大,甚至说是捡来的还会让我感觉有点腻歪,但这一笔对市场绝对是剂猛药——给了大众便于理解的中心思想和轻而易举的感动机会。
就这样,江老师不见了,余老师出现了。但令父亲刘成没想到的是,刘小春为了风流女子丽丽把小提琴卖掉了,换来了一件讨女孩子欢心的大衣。这里其实涉及了另一条线索,也是真正地单独属于刘小春的线索——对性的朦胧认知。正如余教授在听完刘小春第一次在他面前拉琴之后对这位十三岁的孩子说的一句话“都长胡子了”。长了胡子的刘小春有些迷糊,在迷糊中,他为了讨好一个性感的女子而卖掉自己的琴。这里除了潜在的性意味外,更有当未来景象渐渐清晰时的恐慌感。这种恐慌便是孩子最终会变为成人,孩子的强大也会因为成长而烟消云散。这是悲哀的,但却是属于“美好”的悲哀。除了叹息以外,我们也会在心底因为曾经的美好而泛起阵阵幸福的酸水。在影片最后,刘小春对父爱报答的无力也正是来源于此。亲爱的父亲啊,让我为你拉一曲吧,尽管你不爱音乐;让我为你拉一曲吧,尽管我没有如你所愿地出现在比赛上。这时候的琴技已不在重要,哪怕是如那个暴发户的胖儿子一样拉出跑调的曲子也可以,因为父亲刘成,他并不热爱音乐——他只是为了实现一个既定的目标罢了。但是,伴随着时间的流逝和事件的发展,所有目标都已经变得面目全非。在最后,父亲刘成是茫然无措的;大家是无措的;甚至面对这样的问题,我们的演员,我们的导演都是无措的——这位十三岁的少年,我们的主人公,我们的情愫所在,他到底该和谁在一起呢?

和刘小春一起住在余教授家的女孩,因为缺乏感情而被余教授淘汰,这或许只是因为她有能力明白的太多。余教授在卫生间里对他的上一个弟子说“你大了,我也管不了你了,你要拿老师来做秀了,下一站我们去哪?”老师是不能总跟着学生走的,但在学生已经不跟老师走的时候,作为一个优秀的教师,他最好的选择就是寻找下一任学生。因为没有善良的人,只有落魄的人。

One response so far

  1. 有点歪曲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