契尔卡斯基电影看活动-2002.12.1

九 22 2007

契尔卡斯基电影看活动。以及二十块钱。

契尔卡斯基 哲学博士,当代奥地利最杰出的实验电影导演……

星期六下午,我骑车到武林门那里的一个咖啡馆看契尔卡斯基的电影,快到门口的时候,碰到几个朋友正出来,我说怎么?放完了?他们说,看不懂,走了,你慢慢看吧。进去的时候发现一个大概八十平的地方塞满了人,我有些愕然,本以为是空荡荡的呢。
电影放了,我去晚了,已经放了几本片子。我到的时候是“平行空间”正在放映,介绍上说是用35mm镜头照相机拍的,全是一些照片被处理后的叠加,背景音乐是低频,扭曲的噪音,据一位朋友后来说,“象是泡末塑料在玻璃上划的声音”,听着比较容易起鸡皮疙瘩,镜头上还是比较情节的,当然,手法上抽象的很,我理解就是一对苦难的恋人吧,别的也想不出来了。但刺激很大,我当时就满高兴,感觉自己在“叙事手法”上,被大大地启发了一下。因为你可以把一些照片叠起来说事情,其实,电影本来就是好多照片一起放嘛,你也可以乱搞一下,互相重叠,随便搞,当然,起码你得把自己打动了,不错,我想,这片子,其实后来还是满感人的,我一直有预感(或者是心理上迫切地需要)会出来一段柔情点的音乐,不然作者就太残忍了,最后出现了,我也送了口气,这片子就算完了,据说是十分钟的片子,一朋友说,我看着怎么跟一小时似的~累啊。我觉得主要是看片子的环境比较“不人道”,太挤了。好,接着放映,接着又放映,人走了一些,宽敞了点。这样的片子如果观看环境舒服一点或许好很多,而且放映环境太亮,我想这影响了画面很多力量。不过要向凡人咖啡馆的老板致敬!据说开始还有一什么名人讲话,搞的满正式,这样很好!我是支持的。
接着看电影,后来有几本差不多的,我也累,脖子累。后来放的是早期的作品,大概是八十年代早期的,先锋的能量也就在此体现,牛逼的很。国外的大环境不错,有特多的奖项,基金什么的,我希望国内也能慢慢好起来吧。
后来就没怎么仔细看,倒是印象很深刻的是一个片段:两个人,一男一女,各在画面的两边,然后动作,接吻,然后把这个动作反复播放了他妈的N次。其实是个小聪明了,有大智慧也可以,没关系的。前面一哥们说,这是在讽刺好来屋的什么什么接吻比赛云云,我说,这是警告大家,咽喉炎容易扩散,这样就满好,气氛就热烈了,百家争鸣嘛!
最后放的是杭州本土的一本片子,叫天使什么的吧,说了一个小故事,就是说父亲、女人两个,父亲辛苦地卖菜,女儿腿有残疾,在家里不能出去,有一天女儿问父亲说爸爸你一天能赚多少钱,父亲说五十吧,女儿说那你能不能借我二十,父亲生气了,说赚钱不容易,还要给你看病,你一小孩子,要钱干什么?批评了女儿一顿。女儿难过了,到外面呆着,后来父亲想了想也觉得不是滋味,就出来给女儿二十块钱,女儿就掏口袋,又拿了一些钱出来,父亲奇怪了,说,你有钱还问我要什么?女儿说,爸爸,现在我有五十块钱了,我能跟你买一天的时间吗?就是这样一个故事。个人感觉没作到位,演员比较生硬,而且叙事手法上觉得罗嗦了一些,或许更主要的是这个最后的包袱不够力量吧。情感的东西怎么变成实在的东西,是个费劲的事情。后来和一个朋友谈起,他说这个精神很好,要支持,我说,对的,但这和片子的内容是两码事。我觉得现在自己已经不去更多地考虑行动本身的意义了,我们,哦,或许是我,要把主要的关注放到作品上。除非再有一个我没见过,能够震惊我的形式出现,我才会再去关注形式的本身。

No responses ye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