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不紧张

十二 06 2007

初中的时候,忘记是初几了,大概应该是初二吧,有一次考试,貌似不是很重要的考试——不是期中考试,也不是期末考试——我交卷挺早,提前出来了,操场上空荡荡的——特别喜欢这空荡荡的操场——或许是因为这空间带来的牛逼哄哄的孤独感。
我到学校边门外面,那边有一个卖冰棍的,所谓卖冰棍的,其实就是拿着一个塑料泡沫做的箱子,放在边门外的防泥石流的地基上。那里还有另外两个同学,也是和我一样装蒜,提前交卷的,大家坐在那里吃冰棍,两个同学依次坐在临近冰棍箱子的地方,最远的地方是我。这时候学校附近的一个恶人来了,这个家伙我记得外号应该叫半仙,是属于流氓都怕的那种,心狠手辣,据说后来杀了人,警察包围了他家,他和他哥哥拿着斧子菜刀大战警察,被高压水枪冲倒才就范——半仙恶气逼人的走了过来,拿了一根冰棍开始吃——他从来都是免费的——然后问距离冰棍箱子最近的同学,说,你认不认识我?我同学说,不认识。半仙啪的就扇了他一个嘴巴,说,你他妈的连我都不认识?!然后问开始发抖的第二个同学,说,你认不认识我?第二个同学说,我认识你。啪!又是一个大嘴巴,说你他妈的啥时候认识我的?然后问第三个同学,也就是鄙人在下,说,你认不认识我?我说,
大哥,那以后不就认识了么。

这就是为什么我不大容易紧张的原因。

半仙咦了一声,扭头看正在讪笑的卖冰棍的大婶,说,这小子可以啊,有前途。

最后半仙让另外两个可怜的同学互扇嘴巴:一直在调节他们互扇的轻重,说你现在扇他轻,等下我让他扇你就重了。我坐在旁边,冰棍也不大吃的下,不知道是因为残酷青春的场景呢,还是因为被一个坏人夸奖为有前途。

No responses ye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