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老吉,谢谢你让我没有枉作中国人

五 28 2008

最近在流传这样一首诗

—————————————
一杯可乐两元钱,肯德基里卖六元。
一个土豆切成条,做成薯条又七元。
两片面包一块肉,夹成汉堡卖几元?
外商赚钱不算少,地震捐款捐多少?
不捐难赚中国钱,磨磨蹭蹭捐一点。
哪有民族企业好?患难之下见分晓。
不见经传王老吉,一捐就捐一个亿。
兄弟姐妹醒一醒,一脉相连血肉情。
食品饮料日用品,国产不比洋货差。
从此改喝王老吉,不媚洋货买国货。
中华儿女一家人,民族振兴靠国人。
各位朋友转一转,莫枉做个中国人
—————————————

按照李白强悍的预言能力,风靡QQ群和留言板的超火人气,这首诗应该是他写的——这是老马的意见。但是根据本诗的写实主义风格,我想安排给杜甫……但是考虑到杜甫会找我算账,并且他是个很认真的人,我还是让尘归尘,土归土,把这首诗还给王老吉的营销部门。

这首遮遮掩掩、欲说还休、不得不说、声东击西的诗是按照以下流程最终把衣服脱光的:可乐、肯德基暴利–>外国企业暴利但是捐款少–>王老吉捐款多–>王老吉好–>大家改喝王老吉–>你如果不传播这首诗,就不是中国人。

作为一种营销手段,打击对手是很常见的。但是如果考虑到它在玩弄你的民族感情,你就会觉得这简直是最下三滥的事情。

我不知道低俗是民族企业的招数还是民族企业的宿命。我记得我10几岁的时候,看到了娃哈哈的电视广告,画面上是一家三口在家里翩翩起舞,在唱“中国出了个娃哈哈”。男主人无法容忍的腮红让我最初奠定了对娃哈哈的印象。我经常在想,这些表象上的审美,和内心的操守有怎么样的关联呢。我越来越发现,这关联紧密、甚至一致的几率很大(我不知道阿董有没有机会想明白我的龟仙人造型和严密逻辑之间的关联)。我对娃哈哈的印象从20年前在东北的小镇上一直到现在身处繁华都市别无二致,愈演愈烈,轰轰烈烈的直到娃哈哈和达能的争端达到高潮,甚至宗庆后的个税案还为之画上了一个漂亮的小尾巴。

民族企业也是企业,和世界上任何一家企业一样,也是以盈利为目的,王老吉在饭店里的售价,比它的竞争对手可乐要贵。王老吉的捐款其实比它在央视的广告投入还划算,但是偏偏不自信,怕钱打了水漂——东北话叫拿钱砸鸭子脑袋,暗含只能听个响的意思——搞了这个下三滥——但是可悲的有效——的营销行径,王老吉成功的通过这次事件,把它在我心中的形象提升到了逼近娃哈哈的高度。

当然我也怀疑这里面有我个人的问题。比如我觉得王老吉太甜了,一喝就想上火;娃哈哈纯净水让我想到游泳池,那是因为消毒的氯气。我不知道是因为我对这些产品的印象差,所以会觉得这些企业差,还是因为这些企业的低劣的审美观和价值观,使得他们生产不出来好的产品来。

但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无论是你、我,还是娃哈哈、王老吉,我们都可以去表现、表达和表演——不是三个代表——这个民族,而这所有的一切,又都是放在这个民族的大缸中的。我无比荣幸的想,我也转了这首诗,我可以骄傲的宣布,我没枉作一名中国人

5 responses so far

  1. 王老吉看来真是功能饮料了。
    各位朋友转一转,莫枉做个中国人
    最后这一句还露馅了:爱国主义、无私捐助里面包的是对利润的渴望。
    作为商家,追求利润是个神圣天职。但是利用了别人的感情、别人的天真、别人的无知进行提示式宣传,就是商家的无耻了。
    危难时刻见真情。在这次地震中,我们确实看到了很多感人的人、事,但是在这个大舞台中,不可避免的出现了一些作秀的东西,两相对照的时候,我就感到对这些作秀的痛恨来:你在别的场合来秀,我没什么意见,但是在这种场合,就有玩弄国人感情的成分了!

  2. 我认真揣测了此诗出自王老吉宣传部门的概率

  3. 我不管了,我一刀切,是不是100%,这个屎盆子也扣Y头上了!

  4. 再怎么说王老吉捐1亿元也是好事。
    再怎么我对王老鸡在中国的走红也是莫名其妙。
    再怎么说扣屎盆子是一件很爽快的事。就扣它啦!

  5. 还好扣的很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