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景生情

五 30 2008

有一次去健身的时候和私教聊天,说,你现在还打比赛吗?私教滔滔不绝起来,后来说,在国内搞这个没意思。我说怎么呢?他说没钱啊,又不是奥运项目,搞健美比赛,也就是几个热心人去拉点赞助,租个小场地玩玩。我说,是不是观众都认识?他说,是啊,都是一个圈子里的人。其实我那个时刻就瞬间想到了这和摇滚乐有多么的相似,或者,和现在的先锋音乐、声音艺术也很相似吧。

现在经常会很晚的时候坐地铁,然后从静安寺步行回公寓。便有时候在街上看到醉酒的人,有的呆坐在路边,胯下是一滩呕吐物,旁边是一个发愣的同伴;有的卧倒在地上;有的和出租车司机纠缠;有的在大声打电话,手势挥舞。想起自己那些在大学时候,酒醉后的奔跑,和混乱且单纯、执拗且多变的精神状态来。

No responses ye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