莎郎斯通和本拉登

六 02 2008

其实我特别不愿意在博客上写任何时事新闻,尤其是娱乐方面的。因为时事新闻,尤其是娱乐新闻,对于时间的记忆性非常差。简单的来说,就是娱乐新闻大家很容易忘记,回头也想不起来什么时候发生的,甚至是否发生过都不记得了。

但是今天要提一下莎郎斯通。先有一个小故事。大约4年前,我有一个同事,是个上海小烂仔,不会讲英文,但是硬是兴高采烈、比比划划的和我的一个美国同事说,本拉登是他的偶像。结果可想而知,美国同事气愤异常,我也觉得这个上海小烂仔真是烂到家了。我后来和这个小烂仔说,如果有一个印度人跟你说山本五十六是他的偶像,你会怎么想?但是我们当时普遍的一种状态就是幸灾乐祸。这个幸灾乐祸的根源是不能由人及己,换位思考。

所谓同情,是指双方有共通的情感。但是这种情感的产生经常因为关系的变化而变化。比如你比较熟悉的人你就容易同情,推广到大的事情上,比如这次地震,就是唤起了我们的民族同情心。我倒是不觉得一定要让民众走到博爱,全球化,或者人类的角度去看这些。我觉得到民族的高度就挺好了。但是换位思考的要求是比较低的。所谓将心比心。

这次莎郎斯通的言论是个好事情,因为至少能在一定程度上,帮助大家在下次幸灾乐祸,说“报应”的时候回想起来一点痛处。而我们都是没有痛就以为自己无所不能的狂妄的人类的一份子。

Tags:

No responses ye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