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大门常打开

八 06 2008

小时候家里来客人,东北话叫“戚”(音为Qie,第三声),一般都是在家吃饭,我妈弄个一大桌菜,大家济济一堂的挤在一起,有时候还要跟邻居借凳子。

之前家里要收拾干净,小孩子也要被教育说不能乱跑,要有礼貌之类。我甚至记得很小的时候来客人吃饭,女人和小孩都是不上桌的。后来稍微大了一点就不这样了,女人上桌,小孩就旁边吃点。如果是现在的话,小孩就会是桌子上的主题了——吃饭也大多是在饭店。我印象中第一次家里请客吃饭在饭店,是我高中的时候了,是请帮家里装修的两个人,我妈还给我带回了打包的“手抓羊肉”。但是只要是来客人了,或者吃个正餐什么的,都和平时要求不大一样,穿着啊,举止之类的。

所以我也很少参加正餐,似乎除了每年的公司聚餐,都没什么吃正餐的机会。虽然不喜欢正规场合,自己也没啥正规的衣服,但是公司聚餐的时候还是尽量穿的干净利索一些。

所以,虽然为了北京奥运会,我每周要多花10块钱,30分钟去买火车票,我买的心跳表的电池也被拆下来了,只好自己再去买,诸如此类的麻烦事情都不能让我允许自己去抱怨,谁让咱家来戚了呢。

只是希望风头过后,经验可以变成规则,更安全,更快捷。

No responses ye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