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宴

九 08 2008

 

 

 

1996年,我复读一年后,考上了大学。95年高考我是494分,可以去上个专科,但是还是选择了复读。最初复读的日子非常寂寞,因为在高中的时候,会感觉大一届、大一岁是大很多的似的——和比我小一届、可能还小一岁的同学坐在一个教室里,总是感觉有些不融合。就只好学习。就这样迎来了第一次联考——当时是每个月一次联考——我居然考了个年级的前十名。之后便热爱上了学习,作练习题,最爱的是考试,看到桌子上摞起的厚厚的卷子——有时候可以达到半米厚——就觉得特别爽:卷子一定要做过了之后,蓬蓬松松、生机勃勃,好像是烘烤过的烧饼,摞在一起才感觉安心;新的卷子扁平、呆板,摞在一起很薄,充满了死气沉沉的气息……后来和同学逐渐熟络了,就开始疯玩,足球踢遍了全校,经常在放学后组织挑战赛:一个个班级这样踢过来,全年不败。搞的我要高考之前,大家拍照片留念,我都拍的是颠球的照片。但是还是热爱考试。我们班主任经常教训其他同学不要和我去踢球,说他学习成绩好,那是害你们呢。十轮联考下来,便是高考了。考试的时候我爸陪我去的,戴着他那副茶色的大墨镜,拿着一瓶茶水。考试的时候我就把这瓶茶水放在桌子上,基本没喝过,但是看到茶水,就觉得心情也稳定了下来。
 
第一门是语文。我坐在倒数第二座,我前面是一个女生。12年前,在我们小镇还比较保守,女生在夏天的时候穿薄的衣服,一定要在里面穿一个小背心,不能露出胸罩的带子来;高一有一个女同学经常被她的初中同学说三道四,就是因为这个女同学夏天不穿这个小背心,能从后面看出胸罩带子来——这位坐在我前面考试的女生,衣服不是很长,认真考试的时候我总能看到她的一大截腰来。语文考试结束后,我犹豫再三,斗争良久,还是和她含蓄的提出了意见:同学,你下回能不能穿个长点的衣服来啊。多年后,回想起来,觉得自己做的不够妥当,自己应该能多扛一些……也不知道这位女生有没有受到影响。当然12年前的我如果知道我现在在想这个,可能会说,你再回来试试看,你看你会不会提出意见来?这是我最爱的考试中的最重要的考试啊,我无比重视啊。
 
其实考试的诀窍就是你要弄清楚出题者要干什么,或者说考试就是出题者和答题者的一场斗争。所以我基本不做数理化的最后一道大题,只是大概读一遍题目确定一下做起来确实很麻烦,然后写一个“解”字放在那里(可以得到一分)——因为最后一题都是给尖子生拔尖用的,包含知识点众多,难度很大,而且一定会很繁琐,做起来很不经济——当然绝大多数时候,这道题目都被这些18岁的少年认为是表明自己学习能力的标尺,所以会花费很多时间在上面。我则以核对前面的题目为最重要的准则。有几何图形的选择题,我从来都是自己用三角尺画一个,然后测量尺寸,而不是用什么sin cos去计算。时间充裕的话,我会检查三遍,尽量用不同的方法。化学我考了137分,最后一道大題没做,写了个“解”字,满分是150分。这一年的高考我考了609分,是当时小镇的第四名,全市的第八名。
 
一家人欢天喜地的庆祝。我爸是学校的老师,在学校的食堂二楼(晚上是舞厅)摆设酒席。请了学校的电声小乐队来庆祝(他们当时唱了地道战、站台等歌曲),还请了司仪,前排放了几张凳子,我爸妈、我爸妈的领导都坐在前排,然后我爸领导讲话,我妈领导讲话,我爸讲话,再我讲话。之前我写了个稿子,对着家里的大衣柜上的镜子来回练了好几遍,最后实战的时候是脱稿的——这个效果震惊了很多人,虽然当时已经上菜,大家都在胡吃海塞。我真不知道这是不是我大学搞摇滚乐队的前兆,抑或是产生的效果对我产生了心理暗示:你的身后是乐队,你的面前是观众。
 
后来都喝多了,真的有好多老师要感谢,现在想起来还心存感激,也要一并感谢我那叱咤风云的高中生涯。
 

2 responses so far

  1. 挖 那个时候真瘦挖 你形容卷子的那一段真… 你这种对生活物品的细致感受 真应该去拍电影啊

  2. 你给我拍啊,说的轻巧~呜呜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