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去打羽毛球吧

十一 13 2008

当人们走上空旷的山岗,背影也渐渐的从K的眼中模糊消失,便是回去的时候了——K转过身,向着城市走去。

 
路上并不是非常顺利,但是也没什么。天色渐暗,云朵也团聚成拥挤的样子,暗部越来越重,而亮部越来越暗了。11月的温度,农历是冬至,纬度是31度,北纬。每次在路上看到路灯突然亮了,K都会看下手表:这肯定是某个确定好的时候,比如6:00,或者5:45。但是似乎从来找不到这种合理的结果——或者是,光线自动感应器?
 
天际发出今天最后的一次红色,大概会持续几分钟。桥边、江面会是什么样子?当云朵快速移动,大桥的阴影像是雨刮器一样来回摆动,是否应该配上沉重的钢琴?
 
出发了。K开始暖身,提高心率。5分钟后开始拉伸肌肉,然后以正常配速前行。是否跑步才能解决这一切?以内啡肽来解决这一切?K将心率提到180,他感到内啡肽开始分泌,而实际在内啡肽分泌之前,他就感觉到了。跨过外白渡桥,擦过黄浦江,再稳健的经过那片极小的街道——要知道,除了小心路边人家刮在地上的鱼鳞,K没什么好怕的。

 

Tags:

No responses ye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