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风周

八 11 2009

没想到这个台风不猛,但是持续。仿佛是个典型的“激情or持久”无法兼得的例证。看样子去千岛湖颇有可能泡汤。

说起来昨天上午,要做一个白铁皮的漏斗。白铁皮的铺子现在很难找了。开始去城郊,以为落后地区会还有这种营生,结果城郊人家的店主要是小饭馆、洗脚店和移动营业厅;然后又去了年代久远的传统小区,门卫说,谁现在还做这个啊。我冒着一阵阵的急促或密集的小阵雨,在这个80年代的小区内停下自行车,拿出手机,上百度知道上搜索“杭州 哪里 白铁皮”,找到一家,但是回答时间是2007年。去的路上我穿过00年曾经租住过的城中村,其变化不大,美发店还是美发店,小饭馆还是小饭馆,无非是小店变成了山寨联华超市,台球厅变成了网吧,录像厅变成了移动营业厅。

穿过城中村,就到了百度知道上查到的白铁皮铺子。之前因为那条2007年的回答,还有些忐忑,没想这铺子竟然还在。店面极小,仅能容下店主和一位顾客,再来一位顾客的话,便要站在外面淋雨了。既然还在,果然就如我的第二道猜测——我的意思是,第一道猜测为,2007年这个店在,现在可能会不在了,因为没生意;第二道猜测为,如果还在,说明生意不错,这等偏门的手艺活,店主应该是很骄傲的。果然,他说,我现在没空,至少要三天后,我现在订单很多。

我蹩在这个店铺门口,低头于头顶上悬挂的白铁皮各色物什,根本不敢在价格和工期上做任何讨价还价。


下午去眼镜店修眼镜,被店员忽悠着试戴了日抛型的隐形眼镜。8年前我曾经在这家当时还在街对面的店检查过,医师说我有沙眼,不适合戴隐形眼镜。今天,店员甲和店员乙说,日抛型贼透气,没事的。我戴着这个试戴的隐形眼镜一个下午,开车回家的时候恨不得找个公共厕所,把这两片得得瑟瑟的破胶皮从眼球上给抠下来。

No responses ye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