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垃圾,什么是爱》

七 26 2004

傍晚的时候,B6非说要去吃好享来,我说干吗又去啊,又不好吃。其实我一直就不喜欢这个名字,还好享来,遮遮掩掩的暴露大腿,妈的。后来B6说他有两张赠券,一张6块,一客只能用一张,这样我们两个人去就可以用两张,而他一个人去吃一个牛排套餐又有些傻乎乎的。我就判断这个是上海本地人喜欢吃这个饭馆,就好比是杭州本地人爱吃知味观一样。其实没什么,只不过是我不喜欢这个口味啦。

好享来所在的路口正在修路,一个临时的蓝色围栏挡住了我们从远处看到好享来的可能。绕过这个蓝色围栏(可能是在挖什么东西),我们看到好享来门口围满了群众,人群蠕动着,同时微微地传来争吵声,而好享来的那个有金色门把手的玻璃门,被抽搐般的拉动着。

当我们距离事发地点还有10米的时候,B6说,啊,是5折大酬宾,怪不得。他指着横贯在好享来门口的两棵大树间的红色调幅。我们走近过去,看到一些排队距离门口很近的人在激励争吵,而好享来这个该死的饭馆里的那些臭丫头蛋子服务员在门口挤成一小驮在嘻笑着。

我们吃完了咖喱饭,喝完了罗宋汤和可乐后,那个矮矮的女服务员过来收了我们的盘子。我发表了一下对于这样的,在淮海路繁华地段的小饭馆和好享来那样的粗鄙的,中年的饭馆的区别后,便不好意思再留下去,因为这里的生意实在是太好了。(回家后洗澡的时候我就在算,每桌消费平均70,每半小时一桌,算6小时每天,这样每天每桌卖的钱是840,算20桌,那么每天的经营额是16800,如果按照毛利润是50%的话,老板每天就可以赚到8400块,非常可观,但是问题是,前面的估算还基本有道理,但是毛利润是50%是完全没道理的,这样最后到底能有多少钱赚,是不是可观,也没办法说清楚。其实有的时候数学能帮你大忙,有的时候连一点小忙都帮不上,而有的时候它只不过是起到消耗生活的作用罢了。)

从百盛边上下了地铁,一进季风书店,凉气就激得我升起了浓浓的便意。在忍耐了2分钟左右之后,我决定去大便。但是地铁里没有厕所,季风书店也没有,只好上去到百盛里去,我一想到在轰热骚气的木门后面,汗贴住裤子、衣服,而汗滴从下巴上滴到晦暗的厕所地面上的时候,就觉得有些胆怯,因为这样的情况下,似乎大便总是会粘乎乎的,以造成和身体的脱离总显得不够爽朗。B6提示我说旁边有一家麦当劳的,我心情好了一些,想来麦当劳的厕所该是有冷气待遇的。

走到半路的时候感觉已经有些非常急迫,几乎要逼的我双腿绷直起来,但一阵冲劲之后,便意又突然撤军了。随即上来的放弃的想法很快被我打消了。

大踏步的进入了芳香浓郁的麦当劳,从满登登的、面容如同麦当劳一样的人群中穿过,一直走到我认为可能的厕所的位置,也没能找到厕所。一个眼镜仔服务生告诉我,厕所在百盛里面。“出了玻璃门向右一直到底!”我重复了他的话,并且略带担忧的用手比划着玻璃门,和向右的方向,以求得他的认证。

其实一直向右到了头之后,还得向右转过一个小弯。到了厕所门口,我迷起眼睛看到只有一个女厕所的标志。出来问了两个橘子皮脸保安,“二楼是男厕所!”想来他们和那个眼镜仔一样,每天不知道要回答这样的问题多少次。

上了二楼,经过仔细辨认之后,我确定正在厕所门口俯身洗脸的人只不过是一名长发男子之后才蹩进。但是大便的小笼子都满了。继而上四楼,有空的。但是都是座便。不可否认,我在某些方面有洁癖,怎么能用座便呢?我有些忿懑起来,把大便用的小笼子的门摔的有些响。快速下到四楼的时候,看见两个橘子皮保安还在那里聊天,但似乎稍微变化了一点位置。

我放弃了大便,在回书店的路上,我力图暗示自己,其实自己并不真的需要大便,只是因为被季风书店的冷气一吹,肠胃有些不舒服罢了。想到这里,我把头上的汗用力的擦了擦,以避免在进入冷气范围的时候,反映过于明显。

就在我转过最后一个弯,看到了“季风书店”的牌子的时候,突然有一个干瘦的黑糊糊的小孩从书店里发疯般跑了出来,他在极速转弯的时候差点在地铁站光滑的地面上摔倒,但他非常灵活的用手扶了一下地,好象是一个优秀的摩托车手,然后绝尘而去。就在他几乎消失在地铁出口转弯处的时候,书店里才冲出来一个穿着工作服的工作人员,他站在门口大叫道:“他妈的!他偷走了朱文写的《什么是垃圾,什么是爱》!他妈的!他偷走了朱文写的《什么是垃圾,什么是爱》!他妈的!他偷走了朱文写的《什么是垃圾,什么是爱》!他妈的!”

我走过去,对愤怒异常的B6说,你怎么穿上了书店的工作服啦,你难道晚上是到这里兼职的吗?

One response so far

  1. [...] 流畅的阅读快感,干脆利落的人物,和从凡尘中揭示出来的诗意。虽然说朱文的理性隐藏得很深,但我发现我慢慢的还是发现了这其中的逻辑。如果我要开办一个成功作家速成班,我会基本按照这个方法论来指导学员:作家干的活,就是,1,观察和理解这个世界;2,总结和比喻这个世界;3,用动听得体的语言把2给写出来。然后因材施教,对于眼神不好的就恶补观察力,抽象能力匮乏的就每天练习中心思想,说话不利索的就唱着说……总之,当你把这个世界给拆解成没有关系的几个部分,妄图逐一突破的时候,你就会慢慢的发现自己慢慢的离真相越来越远。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