摸螺蛳”壳“

八 24 2009

周六去西湖游泳,上岸时天色放亮,我发现靠近岸边的水底满是螺丝和河蚌。抓了一把上岸,发现都是壳。当时心中略有疑惑,但并未放在心上。午饭的时候和岳父岳母说起西湖里的螺蛳,他们纷纷说西湖里的螺丝很好吃,因为水好云云。我说那我明天给你们摸个一盘来。周日清晨开始在西湖底摸了一气,捞起一塑料袋那么多。上来后,一个杭州本地的中年男子在水中和人大声聊天,说,我就不信嘎大个西湖我摸不上来一碗螺蛳。我本想告诉他,那边那边螺蛳很多的。但是因为我的性格,我并没有把这句话说出口。下水后我的心中再升疑云,为什么他说是“一碗”而不是“一盘”呢?按照我在水底观察,摸上个“一碗”,应该是极为轻松的。莫非是杭州话中的“一碗”,其实并不是很少的意思?如此这般,在欺骗了巡逻艇的召唤之后,我以较高强度游了1000米。

 

回到家,得意洋洋的把一塑料袋的螺蛳给李蓉,被她惊呼了几声,侮辱了一天。原来我摸上来的,都是死掉的螺蛳的壳。活的螺蛳一定是吸附在石头、水草等物体上的。其实我有至少两次机会避免这个错误,没想到由于自己的“自信满满”(李蓉语)和“内向腼腆”(我说的),结果出了这么大个洋相(洋相的意思就是说我摸螺蛳壳导致我看起来像外国人)。

One response so far

  1. 哈哈,螺蛳壳里可以做道场的
    [reply=周磕,2009-09-02 11:11 AM]……[/reply]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