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附加值是如何被偶然增加的

九 09 2009

人类不像鼠类那样顽强,但是一般来讲,也是十分顽强的。我现在和很多同学一样,无法回想起,当年,是如何在78个人的宿舍里,没有空调,没有电风扇,甚至没有一把扇子,这样度过了杭州的一个个酷夏。学校是配发了一张草席(就好像古装电视剧里面埋葬穷人,有二胡配乐的那种草席),我在大二的时候奢侈的买了一张竹青席子,15块,如果是竹黄的,大概只要12。后来的夏天我便觉得已经非常舒服了,床板上放竹青席子,再上面是我。后来,有一年暑假,大概是99年,我没有回家,一个回家的同学的美的电风扇借给我用,我把这个风扇放在竹青席子上,晚上都舍不得睡着,盯着着安静、平稳、飕飕旋转的叶片,感觉幸福坏了。导致后来我对美的电风扇便有特殊的情感,只要是美的的风扇,看着我就觉得凉快。家里买的风扇,都是美的的。

 

2003年我在杭州工作的时候,赚的不多。午饭一般花费5-8块,超过10块便是十分奢侈了。是春末还是秋初?我不记得了,反正大概有点热,但不是夏天的极热。一个同事每次吃过午饭,总是买一瓶午后红茶来,有时候买大瓶的,很友好的问我要不要,分我一点。后来有一次,午饭后,我自己去小超市买了一瓶午后红茶,大概3.x块?不记得了,但是记得当时买这瓶午后红茶的时候,竟然有些紧张,走出小超市的感应自动门,叮咚一声,仿佛我的半只脚踏在一个新时代的门槛上了。后来,即便现在午餐经常要花费三、五十块,但我总觉得喝午后红茶的人,是颇有档次和品味的。

 

 

我犹疑了一会,本想把品牌去掉,因为不然就颇像动情软文了。但是还是保留了,只是为了陈述事实。

No responses ye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