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唱团第一辑,选登

八 21 2010

 

给你一些不给一些   作者:兔





到打开电脑,我还在纠结这篇文章的观点,浪子到底该不该回头,在这个尴尬的年龄段,我不知道自己该继续坚持,还是向这个世界妥协。



年轻的时候,我们都爱浪子,爱他们满不在乎,爱他们颠沛流离,爱他们的简单,甚至粗暴,爱他们毫无征兆地出现在你面前,又从来不告别就回过头去。也许这还不够,你还爱他们是穷小子,爱他们去没有卫生许可证的路边摊,即便只是一碗车仔面都浪漫的要死。最先让我想到这个形象的就是《天若有情》里刘德华饰演的阿华,那个叼着烟,骑着摩托车的浪子。那个有情有义却终难回头的浪子。



在我们年少的记忆里,某个盛夏的盛夏,似乎都会有这么一段想起来就不知所措的爱情,就像电影里吴倩莲饰演的十七岁的JOJO ,天真执着,义无反顾,眉眼之间都透着一股子倔强。他们的相遇本来就是天雷地火,她是他逃离抢劫现场时的人质,又在匪伴面前豁出命去英雄救美,这大概是我能想象到的最让人心跳加快的相遇了。而JOJO也以最快速度患上了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不仅没有指认阿华,还迅速地爱上了他。为他撒谎夜逃,煲汤打扫,甚至为了他不顾危险地爬上了车顶与人飙车,所有一切都是这位千金大小姐一辈子没有做过的事情,这大概就是爱情的力量吧。一切都是甘愿,不管他是警察还是罪犯,也不管他跟什么样的人在一起,总之跟他的一切和与他有关的一切都是好的,连他周围的空气都是甜的。然而结局并不如人意,阿华最终死在自己的江湖路上,而 JOJO拖着婚纱狂奔在午夜的街头,她的这个浪子,再也回不了头了。



但现在想来,也许这才是最好的结局。当浪子回头,年复一年,渐渐有了中年人的肚腩,和连天的抱怨,有了这个年代司空见惯的小三小四们……不在骄傲,不在盛气凌人,取而代之的是家长里短和世俗琐碎,他们终将在阶级矛盾里分道扬镳。这样的结局不止令人伤心,更让人觉得可悲。爱情从来就只是那么一下子,兵荒马乱的一下子,过了也就过了。电影里的他们却用一场悲剧将这份停留在顶峰的爱情永远保留了下来。





回想香港同时期电影的另一个浪子经典,大概就是《阿郎的故事》了。然而,浪子回头,佳人不在。他独自忍受着老板的苛刻在工地做苦工,只为供儿子念书,虽然电影把两人脏乱差的生活描绘的轻松情趣,但还是难掩那份辛酸。尤其是遇到他从国外回来的佳人之后,对比之下更是一人一世界。他不再是她崇拜爱慕的那个骄傲的浪子了,他依然痞气,却多了一份维诺,最重要的是他还是个穷小子,而她却不能一辈子都吃路边摊。现实让人难堪,当他要寻回当年的骄傲,再次骑上摩托车时,却付出了永远的代价。



然而电影终归是电影,我们终究要回到现实生活里的。什么样的男人才是女人终其一生所追寻的。是浪子么?那场情海深波的记忆留给盛夏足矣,热情过后的人间烟火才是真正的生活。浪子也许只适合谈恋爱,至于生活,还是交给稳重又顾家的男人吧。即使有一天,我坐在家用旅行车里,身边是开始永远不超过七十码的老公,当罗大佑再次唱起《追梦人》时,我还是会怀念那些坐在摩托车后座的日子,怀念那个把唯一的头盔留给我的你。但仅仅也只是怀念罢了,而且是偶尔怀念。



突然想起奶茶刘若英在给陈升写的新书写的序里,有这样一段细节:

大多数人都只看见你放荡不羁,自我中心。这我倒可以帮你澄清。如果你真只是他们想的那样,你不会十数年孜孜不倦,笔耕写歌。如果你真是那样的,不可能长久维持平静而甜美的家庭生活。想起有一天你喝醉了,我开着车送你跟箫言中回家,途中,你突然惊醒大叫,要言中去便利商店买两颗茶叶蛋跟一个三明治。言中问你:“阿升,你还吃得下吗?”你迷蒙中回答:“夫人交代,买回去给儿子的早餐。”那个倜傥潇洒的陈升不见了,这一个陈升有些扫兴,但这才是你最应该引以为傲的陈升!







这一段描写突然让我明白,最上乘的男人应该是浪子、才子,和凡夫俗子的结合体,只是这样的男人实在太少了,如果你还要求彼此爱慕,这样的几率更是微乎其微。所以我在文章开头时的疑虑不再,把最后的青春野掉,把最后的浪子甩掉,我亲爱的七十码,我们一起安分地过日子吧。







—————————————————

看哪,这人(石康)

 

 

 

 

挑战

      对我来说,把生命看成是一种挑战而不是一种凑合远为合理,因为这使我更加意识到我的不完美,并帮助我改正,特别是,它还能激发起我的斗志,让我感到人生被某种意义充实着,事实上,我认为那意义正是我们与环境互动的产物。

      我注意到,以往每当我跟别人一起学什么充实或玩什么,而别人很不认真时,我都会很生气,在我看来,虽然在过程中遇到的那些困难是显而易见的,而然克服那些困难也是显而易见的,总会有方法越过那些障碍。但我发现多数人对此没有兴趣,他们越过苦难多半凭运气,如果没有越过,他们多半是找各种借口,最后,当他们退无可退的时候,便对那件事失去兴趣了,总之,他们会把对自己的失望投射到他们所从事的事情上。

 

机器

        我上中学时参加了体校摔跤队,分给我一个对练伙伴,我当时四十公斤,他与我一样高,比我大两岁,却比我重十公斤。因为他总是弄伤别人,所以无人愿意跟他搭伴,一开始,我总是被当做沙袋,任他摔他,我当时就注意到,他摔我摔得很痛,他的动作十分生硬。我告诉他动作是错的,但他却不以为意,因为他的力气很大,每次都能轻松地赢我。

     一个月后,我有机会使用正确的摔跤动作把他摔倒。起初,他感到十分吃惊,但仍不相信自己的动作是错的,我一步一步分解做给他看,且让教练看,教练说我是对的,他是错的,让他按照我的动作做改,但他一点也不改,以后,我与他摔跤,赢面越来越大,后来发展到摔十次可以赢下七到八次。他只是嘴上说我摔的好,私下里并不改动作,直至我离队,他一直没能摔过我。这件事让我非常不解,明明他改一改动作,就能轻松地赢我,为何他就是不改呢?

       每天我们都尴尬地练习,他任由我一次次摔倒,到我离队时。他跟我摔十次输十次,已对跟我比赛失去了信心。

    我认为他缺乏学习能力,也就是纠错能力,他像是一部机器。

 

恶性循环

       同样的事情总是发生。

       在我和我爸学打网球的时候,他六十八岁,我三十八是,其实一开始就只学一个正手击球动作,他用了三年时间竟没有学会,我感到不解,而他一再强调他年龄大了,事实上,我注意到,他从未主动地去研究一下那动作,他在那动作上花的时间只限于每天在球场的一小时,他沿用的动作是他打乒乓球时的动作,而根本没有人教过他打乒乓球,所以他打乒乓球也是瞎打,他只是出于本能地认为就那么打就可以了。接下来,我发现,他面对球的时候,总是很紧张,以至于根本来不及做动作,他只是尽力想把球挡到另一半球场去,在球场上,我告诉他要如何击球,但在一次面对来求,他依然紧张,完全不记得动作要领,只是把球打回去。

     好笑的是,一开始,我也同时陷入到这个恶性循环,但我从球场上下来,会花时间研究动作,我错在哪里,如何错,我会买教材,我会观察别人的正确打法,我会一个人的时候慢慢地钻研并体会那动作,这导致我越做越正确。

 

       我看到太多的人以种种借口对于一件事情不投入热情,不投入时间及精力,他们只是凑合着混,他们对事物没有发自内心的爱,不愿把一件事情看成一种挑战,克服困难,把事情做对或者做好。他们一点也不相信自己能做到,他们习惯了这种思维模式,以至你要是想一点一滴帮助他们,反倒会引起他们的逆反心理。

     他没有想到,当你不推进一件事情的时候,就意味着这件事情的终结。

    人一旦陷入机器状态,困难虽然消失了,事情也就停滞了。至于机器的方式嘛,我认为机器完全可以替我们过。

      我们是有知识的人,我们更需要运用我们的自由意志,或是人们所说的主观能动性,因它可为我们的人生创造价值或意义。

 

技巧

        记得物理学家费曼说过,数学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就是计数,古人能通过数豆子来计数,很多现代意义的数学家其实质仍然是数豆子,有一种方式,你可以像古人一样一颗一颗数来做计算,还有一种方式,就是你花十几年时间学习一些计算技巧,而依靠这些技巧可以帮助你数得快。很多人总是觉得这两件事是一样的,我认为,生而为人的智慧之一,就是能寻求某种方法,也就是提高你做某一件事的技巧,从而让你具有更好的应变能力及效率。

        对于掌握那些技巧,很多人尝试过,经历了失败,心里暗中觉得非常困难,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不是设法攻克难关,而是用语言来消解那种困难,或是把那种技巧说得很无意义。我认为他们从根本上不相信自己是一个有智慧的人,他们不相信通过努力能够达成目标,他更倾向于一种孩童似的幼稚想法,认为船到桥头自然直,当他们撞上桥以后,他们便怪运气不好,甚至能形而上到相信人生在本质上就是一种运气,他们完全地忽略了人的自由意志,其实他们真正需要的只是静下心来,花点时间及努力掌握一点技巧。

 

难事

        在生活中我也发现,凡是在一件一般所谓的“难事”上成功过的人,很容易在别的难事上再获成功。而绝大多数人,是那种从未在任何一件“难事”上成功的人,其实他们只需努力一次便可以改变整个情况。

         我认为,他们陷入了一种悖论,他们不肯改正自己的错误,而把自己的失败投射到外在的事物当中,他们认为所有的一切都是失败,他们从未想到,当他们成功了,人生便会展现出另一种面貌。

 

 

 

 

 

 

 

 

前段时间看了《独唱团》,让我想起了8年前的《天涯》,或者12年前的《音乐小虫》。不知道牛皮纸作封皮的杂志的存活期能有多久。内容主要偏向于火爆和怨气,其中两篇有所共鸣,特摘于此。其中《给你一些不给一些》,我发现转载过来之后,文字东倒西歪,很差。看来1,我的blog没什么装饰能力;2,我对有装饰的东西抵抗能力太弱。《看呐,这人》,第一章节被我删掉,因为这一章节实在是太烂了。

 

 

 

 

Tags:

No responses ye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