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身边的虚无的恐怖主义

十二 10 2010

初中的时候,有个女同学姓佟的,名字三个字,念起来比较像同性恋──如果是用南方模糊音来念就更像了。我初中的时候大约是1990年的样子,同性恋还不大流行,但那个时候正好泡泡糖在流行起来,而且似乎只有一种“大大”牌的。同学们很爱吃,老师们感觉很反感,觉得嘴里总在那里嚼,太他妈的不像话了。后来组织很多形式的打击,其中包括写一篇命题作文,《泡泡糖的危害》。前面说的这个女同学就写了一篇作文,被作为范文在课堂上念,除了不容易清理以外,她说的一个危害更加吓人,就是嚼的时候不小心进入气管,“后果不堪设想”。

“后果不堪设想”,其实是指后果能够设想,但是这个设想出来的后果,有些不堪承受,但是更重要的是,这个后果到底是啥,我不说,你自己看着琢磨。这种不负责任的恐怖主义的论调经常让我感觉很窝火,窝火的意思是这个事情太不明确,即使有火也发不出来。

这种莫须有的不堪设想的后果,被我称之为虚无的恐怖主义,虽然“虚无”,但在现实世界中,我们稍不小心就会把这些当作默认的行为准则。前段时间我有机会观察坐月子,就发现坐月子就是一种虚无恐怖主义。各地坐月子的讲究所具有的众多差别,甚至是相互矛盾的地方,就正解释了“虚无”的含义。由口口相传而形成的压迫性传统,就是对“恐怖主义”的最佳注解。

恐怖主义的基本操作原理和保险差不多,都是利用小概率事件来扩散影响力。至于具体的实施方案,有各种各样的手段,有的是自己亲力亲为制造些事端,有的则擅长利用市场营销来把各种信息集成起来,产生恐怖效果。泡泡糖窒息致死确实有案例。这说明了这件事情在理论上的存在,我想这个理论上的存在对杀人,或者写悬疑侦破小说的人的帮助更大。至于坐月子恐怖主义的压迫点,则在于两点:1,事前,透支未来威胁:你不听我的以后要吃苦的;2,事后,泛化和关联有损事件:你看你不听我的吧,现在如何如何了,这就是因为你没听我的。

其他还有很多类似的案例,比如微波辐射,宠物致病,电脑游戏导致中毒,缺钙(后来是缺锌和缺心眼…)。这些恐怖主义之风经常是龙卷着吹,把我们稀里哗啦的给裹挟进入一个个失控的生活轨道中去。

5 responses so far

  1. 深有体会,刚进L&F的时候,我后面那个Sr.(资深,在公司第6个年头)天天恐吓说这个工作有多难作多难作,一不小心就要被领导骂了云云。典型被吓大的。私下里发现他事情多起来,手上拿个纸头就要手抖。

  2. 你这不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等你遇上小概率事件再回头说才有信服力。不过话说回来,我管的就是小概率事件,有些话也有偏颇。

  3. 你这就是在实践恐怖主义。小概率事件一定会发生,我在说的并不是小概率事件会发生在谁身上的问题,我在说的是,如何理解小概率时间对自己的威胁。

  4. 拔牙的风险你知道么?躺上去的时候其实你也没有什么特别大的选择。所以说风险的意义在于对于群体,对于个体,哪怕是0.1%可能性,只要碰上了,就是100%。
    我得承认,你所谓的恐怖主义我每天都在实施。站的角度不同,我更愿意把这个作为一种责任。是一种善举。

  5. 虚无恐怖主义,有时候是利用小概率事件,有时候则是莫须有。我文章里谈的是虚无恐怖主义这个现象的存在,并没有谈及任何要不要让虚无恐怖主义在自己身上得逞的问题。你话题跑偏了。

    小概率事件发生了对个体而言就是100%,这个当然。我一直都是这么认定概率论的:只有群体意义,没有个体意义。大学的时候概率论没及格就是因为没搞清楚这个区别的缘故。

    拔牙的风险我知道一些,可能不全面。但是拔牙的风险我知道与否,和这个话题没啥关系。

    你的善举我顶的,医生就应该这么作。知情权的保障是个人实施选择权的前提。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