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两篇体育评论,来自李承鹏和张晓舟

一 18 2005

李承鹏:买马嫌贵牵头驴回来 关于“来点情调”

——————————————————————————–

http://sports.sina.com.cn 2005年01月17日09:53 《足球》报

  本来要买马,嫌贵,于是牵头驴回来,这事要从两方面评判:如果是给村儿里驮点货拉点磨便值得表扬,因为成本低;如果是去参加香港“赛马会”,便应该在耳刮子招呼。

  据说中国足协又要请回阿里·汉,原因之一是因为便宜,我觉得就应该大耳刮子扇上去,因为中国的主教练不是用来拉磨的,而且阿里·汉腰椎间盘突出很多年,这样折磨他很不人道。我的一哥们儿有“宝马”情结,原因是酷爱宝马车那蓝白相间的标志,但车太贵,某日购来一标志,贴在自己那辆“宝莱”车头上,说:“买不起宝马,来头‘宝驴’也不赖。”

  “人不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每到紧急关头,头脑混乱的中国足协就会类似哲学家,刚才这句话据说是足协某人士在力陈续聘阿里·汉时引用的,说“每当兵败我们就要炒教练,这样下去不会对中国足球有好处”,但我的脑子飞快过了一遍,却想起1996年亚洲杯失利没炒掉戚务生,结果导致1997年兵败金州,又想起后来霍顿在热身赛里逢强必败仍保帅位,结果国奥死于汉城,再想起祥福也在国人炮轰中苟全了性命,但终于在武汉死得很难看……“人不能两次踏入同一条阴沟”,这是我的名言。

  据说阿里·汉这次返华一是帮刚写了本新书的某记者签售,二是在这位记者牵线之下与阎密晤,因为那记者曾向阎力陈阿里·汉重返的种种好处——对此我有点相信,原因有二:一是李响女士开创了历史先河后,主帅帮忙签售已成为身份的标志或某些记者解不开的心结;二是阿里·汉如能重返中国,曾有契约关系的两人会合作无间,“小别胜新婚”。不过我还是认为如果阿里·汉返华,他本人与那记者都没错,错的是阎世铎,他很像我那哥们儿,在破车上安一“宝马”标志,真正“宝驴”一族。

  在一个并不严肃的时代拿严肃说事就会显得很装逼,我上个星期一口气写了三篇“批判阎世铎”系列评论后就觉得后悔,有网友发短信讥讽我为堂·吉诃德,这还是表扬呢,我觉得上周我就像一个与一群“精神病”讨论“三楼楼长”的人,自己也很不正常。《新周刊》在盘点2004中国足球时用了一意趣盎然的标题《越不靠谱,越有价值》,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其实这是最不靠谱的时代。

  比如说阎世铎在决定2005年只升不降后,又提议4年只升不降,直到2008年我们将只能看到青年友谊赛式的中超,这是天才的构想。足协内部最近私传一江湖切口:“软的怕硬的,硬的怕不要命的,不要命的怕什么都不懂的。”指的就是老阎,他什么都不懂,能把他怎么着?早年姜昆有个相声叫《电梯》,说电梯坏了后直抽风,一会只升不降一会只降不升,一会把人关在笼子里一会儿把人弹到8楼上……老阎是姜昆的Fans吗?

  中国最怕的不是“精神病”,而是“精神”,上头一个“精神”下来下面就要乱搞,说句公道话,我认为上头的“精神”99%都是正确的,毛病出在下头的理解和执行过程。比如说总局说了“一切围绕08奥运会开展工作”、“一切为了稳定”,这话有什么错?差不多放之四海而皆准了,但到了足协这块就成了“4年只升不降”、“南北分区赛”甚至风马牛不相及的“续聘阿里·汉”……

  中国的个别干部执行起“精神”来很“精神病”,很粗暴,凡事喜欢举把斧头搞一刀切,简直就像打劫,套用《天下无贼》中黎叔的话就是“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你能不能多考虑一下足球本身的规律,能不能想出一个既稳定安全又有建设性的办法刺激球市?上来就砍,IP卡、IC卡、IQ卡通通给我交出来!可你有IQ吗?

  我已经没力气再搞什么“批判阎世铎”这样的大评论了,那样会把我也搞得特无聊,一个码字的人是改变不了中国足球的,但我只有一个请求:随便你们玩出什么古怪概念,把中国足球改革成什么样——但请在过程中来点情调来点技术含量,别那么粗暴冰冷了无生趣好吗?

  关于“来点情调”,我只能举已故王小波先生说的一个段子给本文来点情调:在上世纪60年代肃整时期,波兰一农场为了提高种猪生殖量,特别发明了一种“母猪架子”,生铁做的,安全可靠,每天公猪们就跳上去“哼哧哼哧”,完事后就下来——这样的“母猪架子”既可以提高产量规模,又不至于让种猪们闹事犯错误。天长日久那架子已被磨得锃光瓦亮,于是有种猪未免发牢骚:“能不能来点情调,哪怕粘撮毛也好啊……”

  (李承鹏)

张晓舟:人精的傻乐 人格上阿里汉是一个渺小的人

——————————————————————————–

http://sports.sina.com.cn 2005年01月17日08:55 南方体育

  本报评论员张晓舟

  贱!

  当我在网上看到阿里.汉在北京王府井新华书店强颜欢笑地坐在铺天盖地的<球殇--- 阿里.汉的悲情中国行>书堆中为读者签名时,我能想到的就是这一个字:贱.这只能再次印证我对此人的恶感:是的,在人格上,阿里.汉是一个渺小的人.

  或许,阿里.汉的渺小能衬托出<球殇>作者的伟大,主人公亲自跳出来吆喝帮卖书,多大的面子啊.多么响亮的马后炮啊,可惜在以前,我们只能听到响亮的马屁.为什么书中那些令人吐舌的真相,那些令人吐血的真理作者以前不写呢,既然你如此了若指掌洞若观火?这部<球殇>堪称中国足球的又一部历史资料参考,也是关于马前屁和马后炮辩证法的哲学参考.作者憋了那么久,直到阿里.汉彻底葬送中国队才石破天惊地大喝一声:中国足球的真理在这儿呢!

  最近两届国家队都为中国体育新闻史写下辉煌的诗章,缔造了随从记者这一特殊品种.米卢不单是个好教练,还是个好记者,总是能最快速度地将上场名单,落选名单透给记者,以至于连球员都得向记者讨教自己的生死存亡.阿里.汉不是个好教练,但却是个最优秀的独家专访对象,一个比克鲁伊夫有过之而无不及的荷兰演说家,尽管中国足协在他刚来时就信誓旦旦地宣称要接受独家采访均经足协同意,然而阿里.汉在中国给我最深的印象就是他自始至终坚持不懈轻伤不下火线发烧感冒不打针地接受没完没了的独家专访,至于足协是怎么同意批准的,至今没听到足协给过解释,这里头想必自有令我辈欲一睹而后快的内幕,但您休想从<球殇>中读到.假如将那些汗牛充栋的废话集成一部<阿里.汉实话实说>,足以竞逐中国足球普利策新闻奖.作者马德兴在<球殇>首发式上称”一提到施拉普纳我们就会想到豹子精神,一提到霍顿就想到 442,一提到米卢就想到快乐足球,但一提到阿里.汉想不起什么..”让我把话挑明吧— 今 后一提到阿里.汉我们就想到<球殇>,就像一提到屈原我们就想到<离骚>.

  据说书中最后还有一个惊人的分析,论证阿里.汉继续执教中国队的可能性!而同时我还在另一家体育专业媒体看到有关阎世铎欲让阿里.汉继续带中国队的头头是道的消息及分析!见过贱的,没见过这么贱的.嚼完吐掉的甘蔗,捡起来塞回去再嚼个没完,中国足球有那么甜吗?个别媒体和中国队主帅,似乎已经建立了牢不可破的”承包”关系.记者可以当教练的贴身随从,教练也可以控制媒体喉舌,这是一个利益共同体,在这样的利益共同体面前,真相也好真理也好,往往是被过滤掉的,只能到事后的废墟和垃圾中去重寻.所以,不单足协在选帅,媒体也在选帅,不单足协要签教练,媒体也想签教练.一名洋帅假如来到中国,就等于一下找到了两份工作,何乐而不为?不是说要找霍利尔等等等等吗?怎么一个巴掌过后又哭着喊着朝阿里.汉怀里扑啦?不管我们选帅的心有多野,想象力有多丰富,我们看到的,始终是前朝主帅忙不迭地旧地重游,作为”中国足球的老朋友”,他们也有嚼不完的甘蔗要嚼,有发挥不完的余热要发挥,有榨不完的剩余价值要榨..因为此地真的人傻钱多.其实谁都不傻.准确地说中国足球充满了人精的傻乐.

  看看<球殇>首发式的照片吧,作者笑,主人公也笑,在身后”球殇”,”悲情”的大字衬托下十分滑稽.中国足球是多么善于苦中作乐,化悲痛为力量啊,它总能像嚼了一千遍的甘蔗一样,在死去之后从头再来地,嚼第一千零一遍.

2 responses so far

  1. 张晓舟的“脏”话你也转载?张晓舟就是一个痞子。

  2. 哪里来的“脏”,你娃疯了吗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