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幕时代

五 16 2005

在我的导师奥维尔的撼世巨著《1984》中,有一种在1984年的英国社会主义的互动性屏幕,名称为电幕。其作用是一方面政府控制播放节目,另一方面是可以监视到每块电幕所覆盖的区域:这绝对是个大胆的、有预见性的设想。可惜,在1984年,这种技术还远远没有成功——1984年中国大多数人家还没有电视这种单方向的“电幕”呢。
这种把输出端输入端合为一体的屏幕现在是否有,我还不大清楚;起码在民用级别,是没有这种东西的。都是要有input和output两个方向。

千万别误会奥维尔是个科幻作者;他不是,他是政治作者。作为一个在技术方面的弱者,他很容易臆想出这种非常矛盾的设备(输入输出同体,雷同于嘴巴和肛门功能合一);但是我的导师的意思并不是技术上的构想——他的意思是说,那种电幕,在公元1984年的英国社会主义国家里,将会是无处不在。这种预测的诗意的恐怖让我着迷,于是厚脸皮的称呼这个已经去世无法拒绝我的人为“导师”。
在《1984》中,每个人在电幕前不能表现出任何负面的表情;不然就会被思想警察给抓去。主人公家里只有一个很小的角落可以不被电幕照到,于是他就只能每天在那个角落里抒发作为人类的正常的负面情感。整个社会处于被监督之中;同时,政府会统一播放他们所控制的节目,主要是一些利好新闻,鞋子产量增加、糖供应量增加等等,还有每天必作的两分钟仇恨——这是一个集体的行为:在每天,有两分钟的时间给大家来发狠,冲着英国社会主义国家的敌人、老大哥的敌人来发狠。我们都知道发泄是舒缓情绪的好办法……

我目前在一家媒体公司工作,我们被称之为“第五媒体”,就是作公共场所的屏幕。比如电梯口、公车、地铁、火车、出租车、宾馆、出租车……我们公司作的是其中之一,生意不大好,因为我们的设备投入量不够多,所以人家广告商不爱投钱进来。如果你要是能作到象英国社会主义国家里的电幕那样,保证比赵忠祥20多岁时期的中央电视台还赚钱……

我现在回到家中,很少打开电视。因为在所有的公共场所,我都被电幕包围,虽然只是有输出端的电幕,但足以让人有种生活很辛苦的感觉。这些公共媒体整日在强奸着我们,即使我们一点都不湿,他们也要抹上润滑剂,吗的,有时候连润滑剂都不抹就进来了……这让人有种整日在SM的疯狂之中的感觉……

是的,在公元2005年的上海,我仿佛生活在1984年的英国社会主义国家……虽然其实我的境况比那个境况要好的不知道多少倍,但我也终于有了一个小小的角度可以理解,我们的《1984》的主人公,每天在自己家中的那个小角落中的集中的负面表情:一会痛苦、一会悲伤、一会失落、一会哭泣。

No responses ye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