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南方周末《矿难与生命之价》

十二 19 2005

南方周末   2005-12-15 14:50:28

  □冀志罡
  
  矿难频发,死难的矿工令人同情。同情心使煤矿生产也变成了政治问题——不久前一些地区部分煤矿遭遇铁腕治理,有些甚至直接被炸掉。
  公众舆论也许认为这是好事。没有了这些煤矿,的确可以减少矿工死难的可能性。但矿工却未必是煤矿治理的受益者,因为煤矿的减少将使矿工的就业岗位相应减少,从而降低收入。此外,煤炭产量减少,煤炭的使用者也不得不增加支出,而与采煤相关的行业,例如长途货运等,都会因为业务减少而遭受损失。
  对矿工们来说,总的生命危险是减少了,但收入也同时降低,很难说哪一个更有价值。如果矿工们甘冒风险以获得更高的收入呢?
  在安全设施简陋的矿井工作,生命安全将受到很大的威胁,这一事实显然不是只有我们这样的旁观者才明白,身临其境的矿工一定比我们知道得更清楚。这是有事实依据的。
  在一次矿难发生后的电视访谈中,一位幸存的矿工对煤矿的安全隐患如数家珍,并且准确地使用了多个专业术语。显然,他们对安全的关心比我们这些置身事外的人要大得多,也的确知道得更清楚。
  但他们依然选择了下井,这是为什么?
  你可能想当然地以为,他们太过贫穷,所以不得不选择下井。但在大闹“民工荒”的今天,知识要求不高的重体力工作,并不是只有煤矿才有。矿工要避开危险,完全可以选择别的工作。而他们为什么没有选择离开?或许是因为矿主支付的工资里已经包含了足够的风险补偿。
  [b]只要有足够的补偿,人们就愿意承担更大的风险,这是理性的选择。高空作业、替身演员、警察和赛车手都是高危行业,但从业者从来不乏其人,某些高危行业的从业人员甚至非富即贵。并不是只有穷人才更愿意冒险。
  有人称之为血酬,其实血酬无处不在。工厂做工会接触有毒物质,编辑记者多有颈椎病和胃病,白领一族大多视力不佳,职业经理人则心理压力过大……人们总是抱怨自己的职业病,但依然在从事自己的职业,正如人们常常在口头上向往田园生活,却继续在大城市生活一样。
  用生命危险和健康换来的也未必是金钱利益。登山、攀岩和航海这类运动,向来危险丛生,也未必能获得高收入,但此道中人却乐此不疲。王石登珠峰,不赚钱还要花钱,他收获的是金钱以外的东西。
  “吸烟有害健康”的字样印在每一盒香烟上,但瘾君子们依然吞云吐雾。不是不知道寿命会因吸烟而缩短,而是为了享受宁可少活几年。生命和健康都是可以用来交换的,只要得到足够的回报,就可以放弃。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享受总是有害健康,而有益健康的则大多清苦。
  在每个人的心目中,都有一个生命之价。
  这个生命之价就在一个人一生的收入和享受中。虽然很少有人直接拿自己的性命做交易,但在有意无意之中,人们总会一边估算生命的价值,一边掂量能够得到的好处。[/b]
  我认为,矿工们是估算和掂量过的。他们知道下井的危险,自然会要求更高的报酬。而理论上矿主们一定会支付这个报酬,因为不如此就招不到足够的矿工。
  中国煤矿的事故率较高,原因并不在煤矿矿主。矿主也是人,道德品性与一般人没有太大差别。煤矿投资者缺乏改善基础设施的动力才是根源。
  煤矿的生产和安全设备通常需要大笔投资,在产权界定不清、利益朝不保夕的情况下,矿主们只能靠收买官员的短期行为来保护自己的产权,而不会做安全生产的长期投资。从矿产资源的产权制度入手,或许才能彻底解决煤矿的安全生产问题。

No responses ye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