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入脑际的片断1

三 22 2006

96年我考上了大学,从老家出来,这是我第一次一个人坐火车,第一次出省——我先到了北京。在到北京的火车上,我还洗了个头,就在火车接缝处的那个小水池里面:我带了个袋装洗发水。
从北京站下车,我拿着若干的、大小不等的包,肩上背着妈妈为了我考上大学,特地带我到市里买的书包:是一个用很多碎的皮革拼成的双肩书包。大件的行李都已经现行发到学校了,是个巨大的箱子:爸爸妈妈打的包,我相信那个时刻他们是无比幸福的——他们甚至把针线包都放到了里面。我还记得当初为了给我买个大点的装衣服的箱子,妈妈带我到百货商店的情形:那是个炎热的午后,卖箱包的售货员是个胖子,他在柜台里面睡着了,流着口水;我们叫了半天他才非常不情愿的微微抬头看了我们一眼,然后又睡着了:那时候还都是封闭的柜台,不是开架销售。

突然明白了那么多的导演要拍50年代、60年代、70年代、80年代的片子了:把童年/青少年的时刻形象的恢复起来,人也觉得是回到了过去。

我在北京姐姐的宿舍住了一段时间,大概2、3个礼拜?姐姐烧的红烧鸡翅很好吃;有一次她派我去买冰镇啤酒,回来的路上因为啤酒瓶上有很多水,我很肆意的大踏步前进,结果就快到楼下的时候,我把1瓶酒给摔在了地上弄碎了:我还很清楚的记得那个尴尬的情形,伴随着北京盛夏的傍晚,我又折返去买了1瓶;然后姐姐问我怎么这么慢?我回答的是什么,现在已经不记得了。

第一次去麦当劳、第一次喝可乐都是姐姐带去的:第一次喝可乐的情形……我记得那条路,那条无法表述,但可能会在将来的某一天,我走在某条路上,突然会有异样感觉的路。

还被姐姐的一个朋友带领,到某高校的足球场上踢了一场球;去工人体育场看了一场北京国安对广州松日的比赛,国安4:0,我把一个软包装饮料踩破了还溅到了姐夫的裤腿上,出来的时候耳朵嗡嗡响,嗓子也哑了,地铁上到处都是国安的球迷在喊牛逼;和姐姐宿舍楼下的两个小孩踢了一个下午的球;后来妈妈过来了,我们还一道去吃了一顿烤鸭,大概88块,抑或是68块?

后来妈妈送我到杭州来读书,火车从北京站出发后,我的眼泪像是玻璃上的水一样飕飕的流了下来。

小附件:
今年春节的时候,在南京路,我问到爸爸妈妈小时候我的那把小宝剑(其实大概也就10厘米长度)是多少钱?妈妈说是11块,而那时候爸爸的工资才30多;妈妈当时说不给我买,但爸爸说“给他买了吧”。
我在南京路上感到非常愧疚。

No responses ye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