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入脑际的片断5

五 17 2006

明天要去北京,有很多的频入脑际的片断,都是在这个城市发生的。

97年的第一个大学暑假,我上了到北京的火车上的时候口袋里只有5块钱。和很多同学一道,气氛比较热烈。一直饿着,过济南的时候5块钱买了瓶啤酒。到北京,姐姐来接我,当时他们住在古城,她问我,想吃点啥?我说,吃最油腻的。她带我去老家肉饼吃肉饼,我吃了好多。北京的夏天就是这样一直让我心驰神往。那种虽然很热,但是也不用开空调,黑色的水泥地面,大树的阴影,无所事事,都让我难以忘记。

我甚至还清晰的记得一个路角上卖熟食的手推车,在晚上亮着黄色的灯泡照耀熟食金光灿灿的情形。

我梦想的那种,在平凡的生活中超越的方式,就是在夏天的午后,2点钟,在北京的一批大树浓郁的阴影之后的小饭馆里面,叫上点饺子,包子,或者饼,来个拍黄瓜,花生米,喝上两瓶啤酒。这种情形我在北京过的暑假中肯定发生过多次。但现在居然一次都不记得了。现在来回想那些暑假,想到我姐姐当时看着我放暑假,我真想哭。这些飘逝而去的青春在回忆的时候都仿佛镶满了金边,无论多么完美的青春,过去了都让人扼腕叹息。

02年春节去北京过年,我当时还没有开始工作,一贫如洗,去同学家喝酒,第二天早上离开的时候无比伤感。我在南三环的某个小路的角落用最后的14块钱中的10块买了即买即开的彩票,但是并没有中奖;

我去见一个当时在暗地病孩子认识的网友,他是北京理工大学的?记得不确实了。后来他请客吃羊肉串,但气氛很拧吧。后来吃好了就分开了,也就晚上7点不到。我离开后,在街上乱走,到肯德基里面大便,热的浑身都是汗,用了肯德基好多纸,肯德基里面也好多人。后来我就乱转,在地铁出口和等人的人群在一起,看着一个个等人的人等到了自己要等的人,然后再看到一个个要等人的人又来这里等人。

No responses ye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