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磕周记:如何面对事实

六 12 2006

我这个周末在上海上班,并不是加班,而是调休。调休的原因是上海在开什么会议(吃饭的时候听同事说是什么六国会议还是什么上海合作组织会议),因为会议的缘故,某些路段的交通要管制,于是市政府就下文说各单位可以酌情串休,免得到时候上班过不来。因为周末多上两天班,但是串休出来的结果是包括下个周末在内,连续放5天。这买卖不错,正好还可以看世界杯。后来看到生活在现场的站长南瓜转贴,批评这个上海放假的事情,说开个会就放假,不好。反正是有毛病可挑的,交通啊,遮丑啊,诸如此类。南瓜我认识好久了,他特别喜欢转载这种貌似政治,其实抱怨的帖子。而我之所以认识他好久了,是因为,我们在当年根本就是一路货色。

1998年,我还在大学读书。那年的暑假我没有回家,有一次在去校门口的一个书店看书的时候,放在门口书包架上的书包被人偷走了。这里面还有一个系列曲折的故事,但和本文并没有多大关系,就不多表述了。和本文相关的地方是,在那个炎热的夏天,我认为,书店对我的书包没有尽到管理的责任,他们要包赔。虽然书店在书包架上贴上了“请注意保管,丢失不负”的字样,我还是闹到了消费者协会去了,在酷暑中翻腾了几次,消费者协会的人劝我说,你这种情况没办法赔付的,再说我们也不是执法机关,不行你就上诉吧。在回学校的路上,我在烈日下骑着自行车,这个情形令人难忘:我的内心激烈的斗争着,我在斗争着,我在斗争着自己是不是要斗争下去这个问题。后来我放弃了,因为好多事情,如果只是你睡了一觉便不大记得清晰的话,那还是放弃的好。免得变成制度怨妇,或者政治怨妇。

文章的标题我本来是想叫“如何面对现实”,但是“面对现实”这个词有点那种意思,我就把它改成了“如何面对事实”。现实和事实这两个词,我没办法作区分性质的解释,我只是想说,有些事情,不仅是现实,最重要的核心问题是,这些事情是事实。

Tags:

No responses ye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