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世界杯日记:第十八日,一个人如果失去愤怒

六 27 2006

今天的世界杯的主角不是任何一支球队,而是解说员黄建翔。

记得第一次听黄建翔解说是1996年的美洲杯,他和李惟淼一起。立即耳目一新。美国队3:0战胜了阿根廷,比赛结束的时候黄建翔激动万分的说,这就是比赛,这就是足球,无论你是强是弱,比赛结果才能证明这一切。还有哥伦比亚队比赛的时候,他说或许只有美洲人才真正理解足球,那就是玩。从此他逐渐成了足球解说第一人。其实我也在很多时候,把一场球赛看完的20%的原因是因为黄建翔解说。后来他和张路在意甲解说中联手,珠联璧合,妙趣横生,是我周末的享受。对他的关注一直就很多,周末在家还在网上看了他的新书《像个男人去战斗》。

黄建翔是个真性情的人。这个判断是来自我多年对他的了解:
1996年亚特兰大女足半决赛对巴西,上半场1:0领先,下半场被2:1反超;终场前5分钟替补上场的韦海英连扳两球,3:2获胜,黄建翔嘶哑的大喊解说伴随着我激动的泪水滚滚而下,这是我为中国足球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落泪;后来听说黄建翔自己当时也是在一边流泪一边解说;
2004年悉尼奥运会,黄建翔在解说足球3、4名的比赛,这时候另外一个频道正在直播刘翔的110米栏,他让看足球比赛的人换台去看110米栏;
上届世青赛,中国队对德国队,陈涛罚入点球,1:0获胜,进球后他长啸,是那种把自己忘记了的声音,是没有控制的,肆意泛滥的声音;
在今天凌晨,意大利最后一刻点球取胜,让他再次陷入忘我的叫喊之中。这样的声音,只有真的失去控制才能够发出来。以前在第二层皮作噪音,倒是经常能体会这种失去自我的嚎叫或者声海的力量。这样的用尽全身力量的叫喊,让人羡慕,甚至让人嫉妒。在这个凌晨,比赛结束后我无法入睡,我在想,自己是不是活得太压抑了?太不率性了?甚至有些窝囊了?我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很自负的人……也可能是因为最近在思考的一些事情,让黄建翔的喊叫成为了一个导火索吧。

大致看了那些批评的声音,一个人说“本来我不想说你,但是你把我妈妈给吓醒了”。我想这真的是最好的注脚。你们是不是,你们是不是被吓着了

世界杯的夏天让人迷醉。昨天休假在家一天,享受了暑假般的生活。下午出去跑步,回来吃冰镇的西瓜。看着李蓉去上班下班,象是我的妈妈。

剩下的比赛都要看了。只有十场了。这一切是不是过的太快了。

瑞士对乌克兰的比赛是我在淘汰赛阶段主动放弃的唯一一场比赛。

今天的观赛热点,恐怕已经不再是球队了,而是黄建翔会解说哪场比赛。

预测:
巴西对加纳。排除法。如果四强一定有一个黑马的话,那么,要么是乌克兰,要么是加纳。乌克兰对意大利的难度,和加纳对巴西的难度,我觉得是相当的。非洲黑兄弟疯狂起来,会让皇族巴西出丑的。
西班牙对法国。毫无疑问的,我希望,并且实际上也是,西班牙取胜的机会非常大。法国队还是早些回家,同时,早些忘了1998年的辉煌吧,你们受此所累的太久了,让人心痛。

No responses ye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