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想哭了

九 10 2008 Published by under 小说

小时候我家有个邻居,养鸡的,是我们那最早的万元户之一。家里有四个孩子,其中两个男的,一个叫金山,一个叫银山——所以我一直对金山软件不大认可,也和这个有关系——金山是消防队的,银山跟了爸爸做建筑工人。那时候建筑工人都是属于某个建筑大队的,而且一个地方也很少有外来务工人员;金山是铁饭碗,单位里给分了房子,早早结婚了;银山接了他爸的班,建筑大队算是个大集体性质,所以也一时半会没房子,就把家里的鸡舍给改建了,银山和他爸把鸡舍盖高,——正好用上他们的手艺了——金山有时候也来帮忙——给银山盖了个婚房——当时看到他们一次搬20块砖,羡慕的不得了,就想什么时候我也能搬20块砖啊。我第一次看到NBA,就是路过银山的鸡舍婚房的时候,在他家的大彩电上看到的——金山银山都长的高高大大的,可能平时也打篮球。

这其实已经是很后面的事情。之前这家人养鸡致富,主要靠女主人——男主人是老宋,一听这称呼就老实巴交的,在建筑大队盖房子;所以我也就管这个女主人叫宋婶——她把养来的鸡都做了烧鸡了。烧鸡似乎是改革以来我们镇上最早的富裕象征物(最近的富裕象征物是SUV汽车),趁着改革开放的大风,小镇人吃上了烧鸡,老宋一家也成了万元户。所以后来才会把鸡舍给拆了——之后怎么继续维持致富的,我不记得了。我记得最深的是他家每天下午飘出的烧鸡香气——虽然宋婶从来没给我吃过,但是闻闻也觉得自己距离富裕挺近的。

老宋一家还有两个女孩。一个叫小什么的,名字忘记了,和我姐姐年纪差不多,是最小的;还有一个其实是大姐,叫小霞的,但是大家整天欺负她,所以我一直印象里她是最小的孩子。大家之所以欺负她,是因为她是个弱智。她长相略微有些奇怪,有些聋哑,另外还弱视。说话呜呜呀呀,笑起来看着也傻乎乎的。这样的人物可能每个人在小时候都欺负过吧。我具体怎么欺负她倒是不记得了,不过自己肯定是参与了,而且乐享其中。

今天看残奥的新闻,有一个澳大利亚姑娘参加弱视组别的游泳比赛,因为她同时还有听力障碍,所以发令的时候没听见,大家都游出几十米了,她还惊恐的站在跳台上哭。当然后来结果还不错,又重赛了。刚才和老马说到这个,这个澳大利亚姑娘站在跳台上的表情让我想起了小霞——我突然想到,可能小霞并不是弱智,她只不过是有视听障碍。但是全社会的力量,让她没能接受教育和得到正常的人际关系,最终成了一个弱智。



这几天看残奥会,看的可想哭了。其实当他们在比赛的时候,我更多的看到的是竞争;最令人感动的,是他们在经受巨大的生活变故之后(残障人士基本上都是后天残疾的),还能选择运动,去竞争,去展示自己。希望通过这次赛事,能让残疾人普通化:让健全人不再去欺负残疾人,让更多的残疾人走出房间。

No responses yet

北京奥运会盘点

八 25 2008 Published by under 札记

 
  • 开幕式。前天晚上在投影上看了NBC版本的开幕式,全然和8月8日晚上看直播时候获得的震撼不同。镜头确实切换的合理多了,但是当时在看直播的时候其实脑海里是在构筑现场的效果,所以也没有在意镜头的问题——所以什么远中近全景的,其实好的切换和差的切换,对现场表演的表达上的区别并不是很大。区别大的是在人物特写上,比如按照NBC的版本,特写最多的是姚明、林浩和布什,这样红衣小女孩啊,江泽民和他的夫人也就不会招来那么多口水了。看CCTV版本的因为是直播,所以基本上一直是在惊讶了;这些天看关于开幕式的访谈太多,了解了太多的缘由,所以这次看NBC版本基本上算是个复盘吧——有更多的精力去体会含义、节奏和技巧。当然也会去关注美国评论员的言论,应该说是相当中肯的。虽然有些说法比较刺耳——比如儿童教育问题——但也都是我们无法蒙眼无视的事实。
  • 举重比赛。自从开始力量练习后,我才意识到举重对技巧的要求有多高。同样作为人类基本素质的竞赛,从技巧和天赋的比例来说,田径是1:1,游泳是2:1,举重则至少是3:1。所以这次举重比赛也是看的很兴奋,尤其是前半程比赛中,举重占了很大的比重。
  • 男篮对西班牙。上次看到这么紧张的比赛应该是在雅典奥运会上,对塞黑的那一场。不管看多少场NBA,也没办法获得这样和比赛紧密相连的感觉。
  • 刘翔退赛。当时我是在出租车上听的收音机,当解说员说刘翔退赛的一瞬间,我心想,靠,接下来几天有得闹腾了。大家都自由、自我的表达了一下,名人么,也自然要承担非同常人的压力。刘翔有退赛的权利,群众有要求刘翔不退赛的权利,刘翔有道歉的权利,黄健翔也有不接受刘翔道歉的权利……这些互相矛盾的权利,就是公民社会的基本构架。
  • BOLT!这位夸张、嘻哈,信心满满的年轻人,是体育精神中最锋利的部分。
  • 感动的力量。10KM公开水域马拉松游泳中的残疾女运动员,10KM公开水域马拉松游泳中移植过骨髓的男运动员(同时他也是冠军!),美国游泳队中得睾丸癌的同学、得过甲状腺癌的王楠、为了白血病儿子而战的丘索维金娜、艾蒙思夫妇、纪念亡妻的德国大力士……他们都在这个舞台上展示了他们一直想展示的东西,太幸福了。
  • 女排。最难过的一场比赛并不是输给巴西的半决赛,也不是输给美国或者古巴的小组赛——这三场失败我都觉得很正常——而是一场胜利。在铜牌争夺战后,2004年8月29日凌晨的那支振奋我大叫、流泪的球队的球员们,逐渐的就要淡出国家队,消失在我们的视野之中了。
  • 男篮决赛。前无古人的比赛,难以复制。
  • 骄傲。四年前我的担心并没有发生。我在想,这里面,有多少比例是我的视角的改变造成的,有多少的比例是实际发生了的呢?我分辨不清这个比例,但我清楚的知道自己的变化有多大。
  • 落空。我曾预言奥运会期间会出恐怖袭击事件,但是没有。优秀的组织工作征服了我。
  • 争气。陈丹青说,当今中国人的这种意志,我要说,只有一个深刻的理由,深刻到我们既不自觉也不肯承认,即百年的自卑——自卑,巨大的能量。我要补充说道,虽然陈丹青并不认为举办奥运会是洗刷自卑的机缘,但我还是认为,这是通向不自卑的必由的一个路口,注意,是“路口”,我极度务实的认为,如果不开这个头,如果不走出房间试试,那就只能在房间里自己画画了。接下来,各种未来的可能依然存在,是朝鲜、是古巴、是越南、菲律宾、是瑞典、是日本、韩国,还是美国?中国会在保持个性的道路上前进多久?
  • 马拉松、公路跑,都是脚跟先着地,基本上是用脚外侧先着地。不能跑的跟女子马拉松第四名的那个黑人mm似的啊,太吓人了。
  • 公开水域游泳,基本上是6-20次划水一次抬头。奥运会的公开水域游泳标志牌都是很大、很鲜艳的,比较好发现。
  • 铁三都是穿通用的铁三服装,换项的时候不需要换服装。

 

No responses yet

顶一下

八 21 2008 Published by under 琐事

除了本国选手参加的比赛以外,我看的最认真的项目就是万米、马拉松、铁人三项和10公里游泳了,都看的目不转睛的。这个新闻太震惊了,游过长距离的人可能都会感觉小腿阵阵疼痛吧。

组图:女子10公里马拉松游泳 残疾女选手身残志坚得第16名

日期:2008-08-20 12:16:24 来源:新华社

 
组图:女子10公里马拉松游泳 残疾女选手身残志坚得第16名
获得女子10公里马拉松游泳第16名的南非残疾人选手纳塔莉·杜托伊特(右)在赛后上岸
组图:女子10公里马拉松游泳 残疾女选手身残志坚得第16名
获得女子10公里马拉松游泳第16名的南非残疾人选手纳塔莉·杜托伊特(右)在赛后上岸

  新华社照片,北京,2008年8月20日

  8月20日,获得女子10公里马拉松游泳第16名的南非残疾人选手纳塔莉·杜托伊特在赛后上岸。杜托伊特原是一位游泳健将,2001年2月,她在一次摩托车事故中失去了左小腿。此后,杜托伊特克服困难继续苦练游泳,在雅典残奥会上获得5枚金牌。纳塔莉·杜托伊特还是唯一取得参加北京奥运会和北京残奥会两个运动会的游泳选手。(新华社记者刘大伟摄)

 

No responses yet

泪水为谁而流

八 20 2008 Published by under 札记

比赛我看了,但是这一幕是早上看新闻的时候才看到。奥运期间,热泪盈眶多次,但从未流下。这次是第一次流下眼泪。

 

夺金祭亡妻:德国大力士铁汉柔情感动世界(图)

http://2008.sina.com.cn  2008年08月20日09:51   新华网

夺金祭亡妻:德国大力士铁汉柔情感动世界(图) 

铁汉柔情

 

  19日北京奥运会男子举重105公斤以上级的颁奖仪式上演了感人的一幕:该项目冠军、德国选手马·施泰纳把亡妻苏珊的照片和奥运金牌高高举起。这位德国大力士用一枚沉甸甸的奥运金牌来祭奠亡故的妻子,此情此景令人不禁潸然泪下。

    视频-德国大力士夺金祭亡妻 阴阳两隔泪眼话苍凉

  在当天的男子105公斤以上级比赛中,德国选手马·施泰纳在比赛最后阶段上演大逆转,摘得北京奥运会举重项目的最后一金。这位德国力士在挺举的最后一次试举中奋力举起了258公斤的杠铃,这一重量超出施泰纳此前的最好成绩8公斤。对亡妻的思念帮助这位来自德国的力士完成了惊人的一举。

  26岁的马·施泰纳在夺金后激动地表示,他的亡妻苏珊在比赛中一直陪伴着他,给予他夺金的勇气。他说:“我所有的期盼就是苏珊在今天可以看到我的成功。我不是一个迷信的人,但我可以肯定的是,苏珊在注视着我,她在我的心里,给予我勇气和力量。这是一场献给苏珊的胜利。”马·施泰纳夺得的这枚奥运金牌不仅是德国16年来获得的第一枚奥运举重金牌,更证明了爱能创造奇迹。

  据德国媒体披露,施泰纳和苏珊相识于2004年,当时苏珊寄给了施泰纳一封交友的电子邮件。这对年轻人初次见面就坠入爱河,随后在2005年底,施泰纳与苏珊携手走进婚姻殿堂。但发生在去年7月的一起车祸却无情地夺去了苏珊的生命,从此施泰纳就一直随身带着苏珊的照片。高强度的艰苦训练就成为施泰纳摆脱痛苦思念折磨的唯一途径。

  当施泰纳在19日高举亡妻的照片站在奥运颁奖台上时,人们不仅看到一个强壮的大力士,还深深感受到他对妻子深深的爱。这一刻成为北京奥运会上感人至深的一幕。(时翔)

2 responses so far

奥运会心得

八 18 2008 Published by under 琐事

 
为了看一场干净的奥运会,让自己五体投地的享受一下体育之美,我的做法是:
 
加强抵抗标题党的能力
只看官方网站的赛事信息
不看赛事新闻
只看比赛,不看报道,不看颁奖仪式
 
以上尽量实现。
 
 
喜欢观看的比赛分为三个等级:
  1. 客观比赛。竞速、竞远类。比如田径、赛艇、自行车等。
  2. 准客观团体比赛。有裁判判断是否犯规,但不能参与比分的。比如篮球、足球、排球。这种比赛个人的都不大喜欢,比如乒乓球、羽毛球、网球等。
  3. 主观评分比赛。完全靠裁判打分决定的比赛,比如跳水、体操、蹦床、超女啥的。
确定自己的主项:
  1. 50米蝶泳
  2. 铁人三项(奥运距离)
打算尝试的项目:
  1. 马拉松
  2. 赛艇
  3. 网球
  4. 飞碟射击

One response so far

八 14 2008 Published by under 琐事

被奥运云数据包围着,k陷于这幸福的眩晕感中。

2 responses so far

太牛了

八 09 2008 Published by under 札记

开幕式真是太牛了,太牛了。

9 responses so far

殷铁蛋铁黑着脸

八 07 2008 Published by under 琐事

本来都到了wills,结果只有跑步机上的雪花电视,心里猫抓似的,做了八组肩部就再也呆不住了,屁滚尿流的打车回公寓。看到了铁蛋铁黑的脸和死黑死黑的场面。虽然打进了中国男足“走向世界”的首球,但男足还是奥运会中最窝心的项目。

No responses yet

迎奥运

八 07 2008 Published by under 奇遇

迎奥运,把右上角的flash小改了一下,

No responses yet

开门红

八 06 2008 Published by under 琐事

4年前,女足0:8惨败给德国队的时候,我正好打完篮球回来。今天我稳稳当当坐着看比赛,就2:1战胜瑞典队了,不错不错。

No responses yet

我家大门常打开

八 06 2008 Published by under 周记

小时候家里来客人,东北话叫“戚”(音为Qie,第三声),一般都是在家吃饭,我妈弄个一大桌菜,大家济济一堂的挤在一起,有时候还要跟邻居借凳子。

之前家里要收拾干净,小孩子也要被教育说不能乱跑,要有礼貌之类。我甚至记得很小的时候来客人吃饭,女人和小孩都是不上桌的。后来稍微大了一点就不这样了,女人上桌,小孩就旁边吃点。如果是现在的话,小孩就会是桌子上的主题了——吃饭也大多是在饭店。我印象中第一次家里请客吃饭在饭店,是我高中的时候了,是请帮家里装修的两个人,我妈还给我带回了打包的“手抓羊肉”。但是只要是来客人了,或者吃个正餐什么的,都和平时要求不大一样,穿着啊,举止之类的。

所以我也很少参加正餐,似乎除了每年的公司聚餐,都没什么吃正餐的机会。虽然不喜欢正规场合,自己也没啥正规的衣服,但是公司聚餐的时候还是尽量穿的干净利索一些。

所以,虽然为了北京奥运会,我每周要多花10块钱,30分钟去买火车票,我买的心跳表的电池也被拆下来了,只好自己再去买,诸如此类的麻烦事情都不能让我允许自己去抱怨,谁让咱家来戚了呢。

只是希望风头过后,经验可以变成规则,更安全,更快捷。

No responses yet

杜丽

八 05 2008 Published by under 琐事

4年前,我去安亭帮一木搬家,搬的过程中,杜丽夺了第一块金牌,所以每次看到这个人在电视上,我都觉得自己汗涔涔的。

No responses yet

什么是北京奥运会

四 30 2008 Published by under 琐事

就是个蒸不烂、煮不熟、捶不匾、炒不爆响当当一粒铜豌豆!

又:今天路过玉佛寺,看到两个和尚在买彩票。

One response so far

热泪盈眶

四 02 2008 Published by under 资料

 

真正的运动是这样的,绝不是大国风尚,举国欢腾——可以去看看北京奥组委的那些宣传片——甚至可以说,大国风尚,举国欢腾是运动精神的敌手。

2 responses so far

怎么净是床戏

十二 05 2007 Published by under 琐事

在健身房的时候,电视上老在放一个电视剧,是张国立和蒋雯丽主演的,回来查了一下,原来叫《金婚》。

说它的原因是,怎么每次我在有氧运动的时候偶尔瞟一眼电视,他们净是在床上,感觉这个电视剧有三分之一是床戏。

另外一个事情和床没关系,但是也引起了我的疑虑,国足怎么每次要打重要比赛,都他妈的军训?我记得我们大学的时候军训主要目的是为了修理修理我们这帮不争气的玩意。我觉得足球运动员本身就应该比军人强啊,还他妈的军训,我看早晚训出一脑子浆糊来。

说到足球,我还要表达一下对cctv 5的强烈不满,现在除了奥运知识,就是乒乓球,连全国的17岁一下级别的比赛都转播,真是疯了。

No responses yet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