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最重要的是梦想

十二 29 2009 Published by under 琐事

今天在家里发快递,来收快递的小伙子开了辆三轮摩托车。下了车就咂吧咂吧嘴,说大哥,你这房子得多少钱啊。我说xxx,他说你怎么挣来的这么多的钱啊,云云。我低头写快递单,他还在一边感慨。我抬起头,突然问他,你说人最重要的是什么?他看了看我,说,健康吧?我说,让一个人不断发展的动力是什么?他说,得有时间。我说,得有梦想啊,哥们。我一看你就不是一般打工的,一般打工的对这个麻木了已经。他嘿嘿一笑,说,是啊,说实话,大哥,我以前的工资还是不错的,有4000多类,后来我不干了,承包了这个区块的快递,就是想有发展啊。我说,没错,有梦想你就会去追求,当然别歪门邪道啊,这个快递费你看咋收?

3 responses so far

整不零清

十一 23 2009 Published by under 奇遇

这次的白手套很正宗了,是杭州的一位出租车司机。我早上打车的时候碰到的,是我老乡。他来杭州6年,骂骂叨叨的。因为今天气温转高,他试图惟妙惟肖的模仿一位“杭州女人”的声调“我们杭州四季分明~”……

“分明你mlgb!”“真tmd geying!”“我一看到就烦”“来六年了我还受不了,整天生气”“恨不得踹她们两脚”“男人不像男人,女人不像女人”“但是你跟她整不明白,整不零清

One response so far

蟑螂拳

二 12 2009 Published by under 奇遇

 今天去一家很熟悉的小饭店吃晚饭,饭店生意很忙,我就观察他们的服务员的团队协作,还和他们聊了几句。结帐的时候,

服务员问我:你问这些干啥啊,你要开饭馆啊?
我说,没有啊。
他说,那你问这些干嘛?
我说,凡事皆可学嘛,你说练习螳螂拳的人观察螳螂,难道是想做螳螂啊……服务员语塞……

后来想想这个比喻不大得体……还好古人练的不是蟑螂拳,后怕中……

No responses yet

平安夜

十二 25 2008 Published by under 奇遇

昨天去游泳,登入的时候阿姨跟我搭讪:

阿:来了啊?
我:来了,呵呵。
阿:今天人不多啊。
我:呵呵,是吧……
阿:今天平安夜啊!
我:是啊,人不多啊,呵呵……
阿:你没活动啊?
我:我游好了就去活动啊……
阿:怪不得,那就是了。
我:……

我游好了之后的活动是——吃了一份扬州炒饭,我发现广东人烧菜真不是盖的!

 

One response so far

白手套又来了:大哥,啥是小精灵啊?

七 30 2008 Published by under 小说

上周休整,没去健身。昨天去健身的时候碰到白手套,他一看到我,大叫说,大哥,可想死我了,好久不见你,很新鲜……我……我说,你理发了啊?他说,啥?我说,你理发了啊?他说,啥?我说你剃头了啊?他说是啊是啊,这个上海话就是听不懂。
 
过了一会,他过来问我,大哥,这个小精灵是啥意思啊?我想了想,说,精灵呢,是西方的一种小神仙,用来说人是很美好,很漂亮的意思。咋了?他说,有人问我啊,我也不懂,没读过什么书,就来请教你这种文化人了。我讪笑了几声。白手套继续念念叨叨的说,诶呀,没读过书啊,没什么文化呀。我说,这个也没啥,生活是最好的老师嘛。白手套听了呱呱鼓掌(当然他鼓掌的时候没有戴着白手套),说道,生活逼迫……白手套想了想,继续说,也不算逼迫吧,生活让我到了上海,认识了大哥,我应该感谢生活才对呀!

4 responses so far

金茂大厦,二十周目睹之怪现状

五 07 2008 Published by under 小说

裙楼出口有一个水果吧,每次我健身出来比较晚,他们都在收拾榨汁机。
我 – 果汁还有吗?
店员 – 果汁没了,只有搅拌的了。
我 – 那有什么?
店员 – 木瓜牛奶你要吗?

干!我看着像是喝木瓜牛奶的人吗?

金茂大厦有晚上登金茂旅游项目,经常碰到一些游客。有一次我健身出来,一个手拿塑料明珠塔模型的小贩穷追我不放。(靠,拿明珠塔模型到金茂大厦来卖!)
小贩 – 买个模型吧!
我 – ……
小贩 – 10块1个!
我 – ……
小贩 – 晚上生意了,10块1个!
我 – ……
小贩 – 两个15!
我 – 我不是游客啊,大哥!
小贩 – 我知道你不是游客!
我 – 0_0
小贩 – 你不是导游吗?
我 – -_-!!

今天还有个白手套的故事。
昨天去金茂健身,人不多。洗澡出来后,白手套蹩过来,慨叹到,大哥,这年头啊。
我赤身裸体的扭头看他。
大哥,这年头啊。不好混啊。
怎么了?
怎么说呢……就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啊。
……
你说不管是兄弟,姐妹吧……钱的力量太大了。

另外还有一则伤情通告:周日深蹲的时候,腰伤了。先养个2、3周再说。

No responses yet

来自mm的消息

五 05 2008 Published by under 小说

昨天去健身,正在做三头的时候,白手套远远的蹩了过来,说,大哥,这个短信是咋回事啊?我一看,是一段乱码。便问他,发短信这个人你认识吗?他说认识啊。我想了一下,实在是想不出好的方法来表达,只好说,这是对方发了一个你的手机不支持的格式的短信造成的……白手套一脸迷惑,怏怏的走开了。

后来洗澡出来后,白手套又蹩了过来,坐在附近的凳子上,说,大哥,这个短信你说咋回事捏?我又想了想,说,你的手机只能收到“字”的短信,这个短信可能不是“字”,是“图”什么的。他说,哦……那,大哥,你能不能看出来这个是个啥图啊?我黯然销魂的转身去衣柜里拿衣服,说,不能啊,大哥做不到这一点……回头看到白手套一脸失望的坐在那里,我说你打电话问问不就行了?白手套一脸默然……我说,是小姑娘啊?他嘿嘿一乐,说是啊,不好问啊。


这让我想起来初中的一个同学,姓陈的,名字忘记了,嘴唇挺厚,人挺壮实。初一的时候,课间,他跑来说有个女生给了他一个纸条,是英文,让我看看是啥意思。我低头一看,说,她要吻你。然后就跑出去打篮球了。后来过了一段时间,陈同学又来找我,说你把我害了,她说的是她要杀我。

2 responses so far

白手套的故事 III 你最大的理想是什么?

四 03 2008 Published by under 小说

昨天去健身,又碰到白手套了。当然,在浴室他是不戴白手套的……白手套说,大哥你来了啊?大哥你最大的理想是什么?他每次都是这样,说一些让我噎住的话……我犹疑了一会,说,小时候我最大的理想是做一个解放军啊……你最大的理想是什么?他想了想,说,自由吧……咦,有意思啊,正好前几天在读钱穆的《中国思想通俗讲话》,里面提到了自由。我说,什么样的自由呢?他说,就是没人管啊。我说,你觉得怎么样才算没人管呢?见他犹疑了一会——我终于也让他犹疑了——我又接着解释说,你认识的人,或者你知道的人,有谁是自由的吗?白手套老乡又犹疑了一会说,可能我说的太大了吧,呵呵。便起身走开了。后来洗澡出来又碰到他,了解到他原来是个厨师,河南人,会作川菜,“菜谱我一看就明白”“可是都是一帮一帮的,你知道吧,自己搞不了”“还好现在没成家”

 

One response so far

白手套的故事 II 你是自己搞还是给别人搞?

四 03 2008 Published by under 小说

上回说到,我在情人节被一个戴白手套的人问“大哥,你去哪啊?”这位老乡我其实每周会碰到两次,因为我去健身两次。后来我发现,他每次见到我都热情的和我打招呼……有一次,他和我打了招呼后就问,大哥,你是自己搞,还是给别人搞啊?

我颇有些犹疑,不知道该怎么处置这样的情况。幸好他接下来说,你是自己做老板,还是给别人打工啊?大哥,有啥工作给我介绍一下啊。

 

 

No responses yet

大哥,你去哪啊?

二 17 2008 Published by under 琐事

公布一下答案:这位戴毛线帽,白线手套的老乡,是健身中心男宾浴室的清洁工。我令人难忘的容颜,相信裸体更加令人难忘——让我彻底失去了作伯恩的信心。

另外,上周三回来上班的时候终于把想了好久的事情开始执行了,现在热切的盼望着下一步的新生活——只是我的问题和毛线帽老乡一样“大哥,你去哪啊?”

昨天健身创下跑步40分钟7000米个人健身纪录。之后又和老马、小侯去鸳鸯楼煮酒论英雄,李蓉把悟空也给带来了,悟空就此成为一个上过酒楼的小狗了。

2 responses so far

情人节奇遇记

二 14 2008 Published by under 琐事

今天是西方传统节日情人节(中央电视台新闻口气),健身回来的地铁站里满是女捧花,男捧女——基本形态更像是眼镜男推着一个自行车,自行车车篮上放了一捧花——的景象;这生硬的感觉大概来自搞这个还去坐末班地铁的人其实日常情趣也比较生硬吧。

地铁上有一个出家人在化缘,我看到他一路走过来,僧袍下并未穿着皮鞋,便在他到面前的时候去掏钱包——他殷切、讪讪的等着我——我抬眼一看他的眼睛——简直就是电视剧《西游记》中那个由程前他爸爸扮演的觊觎唐僧的高档西装,不对,高档僧袍的老和尚看到高档僧袍时候的眼神——我顿时拿钱的手有些犹疑——眼神坠落的时候发现他的门牙全没了——便没什么犹豫就把钱拿出来给他了——不看僧面看门牙,谁让我是护齿霸王呢。

顺便说一下,我觉得化缘或者要饭的人等待施舍的时候的心情一定非常美,因为不知道会得到多少。

另外一件牛逼的事情是,我从健身房出来去地铁的路上,一个戴毛线帽、白线手套的老乡骑自行车从我后面过来说,大哥,你去哪,我骑车带你吧?

这个人到底是谁呢?他又为什么说出这样奇怪的话呢?难道是因为情人节?案情扑朔迷离,真相到底距离多远?请收看明天播出的《走进伪科学》。

3 responses so far